第一百四十六章 旧案重提

    宁伯坚有些哭笑不得地道,

    “你们放心吧,他是‘华山七杰’的老六,是位大侠,如果他真是存心搞事情来了,别说就你们这些人、就是再来你们这么多人都阻止不了他。你们呐,还是好好的去把守住衙门口好了,别再稀里糊涂地就让人给进来了!”

    “是嘞!”

    那些差役们答应一声转身都走了。

    宁伯坚快走了几步、赶上了武平文,引着他来到自己的签房中请他坐下,又倒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道,

    “武六侠此来,可是为了上回贵派弟子在北平被杀一事?”

    “正是。”

    这两人是问者问的直接、答者答的也干脆,看来都是直爽的人。

    见不用多费唇舌,对方已经将话挑明,武平文干脆就打开天窗说亮话、问道,

    “北平府衙非是普通小衙门,杀人这样的案子也不该算是小事,因何迟迟没有解决,甚至是连个准确的说法都没有呢?”

    “不是没有说法,是说出来恐怕武六侠你很难接受。”

    宁伯坚在他对面的凳子上坐了下来道。

    武平文看了看他、不无讽刺地道,

    “有什么不能接受的?莫非是宁捕头又要说是什么江湖仇杀之类的?这种话武某当然不会接受了。”

    “怎么会呢,”

    宁伯坚苦笑了一下道,

    “那种说辞不过是为了应付公文上报罢了。不过具我所了解,贵派的两名弟子来北平为了找什么东西、或者是什么人,没错吧?那么他们的杀身之祸是否与此来的目的有关呢?”

    “你指的是……”

    武平文自己清楚那吉平、赵弗离山是奉了水平湖之命出来寻找五师兄祝平乐的,可若说因此而被杀、这根本就不太可能,所以不禁对宁伯坚所说的话、开始产生了怀疑。

    宁伯坚多年办案、阅人无数,当然一下子就看出对方的疑惑,便笑了笑道,

    “当然喽,在下这么说也只是猜测而已,武六侠你是华山的重要人物,对他们的来意自然清楚的很,也不需要在下再多说了吧。”

    你们自己的人在做什么事,自己心里还没有个数么

    其实宁伯坚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如此,并非是官府不作为而不去破案,实在是他们自己造成的,应该自己去解决。

    武平文当然也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凝视了对方片刻方又道,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烦劳宁捕头将案发的经过说给我听,剩下的就由武某来自己弄清楚好了。”

    “案发经过?”

    宁伯坚顿时一愣,

    “案发经过在下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曾在那现场。”

    “可这件案子应该是你经手办的、不是吗?”

    武平文的目光如利剑般地直视着对方,

    “难道你没了解调查案情、找找目击者,然后进行推理什么的,这些都没做么?”

    “我当然去查过了,”

    听对方的口气比那些监察御使、钦差大臣的还要咄咄逼人,宁伯坚心中有些不痛快,暗道、事情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既然如此,好吧,不妨就将这道难题直接抛给你好了,让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去碰吧。想罢便道,

    “经在下查访,确实找到了一个目击证人,而且他也清楚地说出了案发经过,只是这个证人的身份不一般,不能由着我们呼来唤去,所以证词也只是听他说了一遍而已。”

    “哦,原来是碰上权贵了,”

    武平文微微一笑道,

    “不知那位是何许人也?身份到底特殊到什么地步呢?”

    “说起来他本人倒不是什么权贵,只是所属出处让人很是为难,”

    宁伯坚真的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此人乃是燕王府的人,是燕王殿下的一个贴身内侍,名叫郑和。”

    什么!?

    武平文的心里“咯登”的一下,暗道、我和燕王及那个小郑和才刚刚分才不久,看他们的样子、丝毫没有对华山派有什么心虚的表现,可这宁伯坚又说他二人与这案子有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心中想着,表面上却没有将这疑惑带出来,只是试探地淡淡一笑道,

    “我说宁捕头因何对此案如此为难,想必是那位燕王以权势压人,让你不敢再查下去了、是也不是?”

    “不、不、不,武六侠千万别误会,”

    宁伯坚听他的口气竟然还是如此强硬,生怕他真的去招惹燕王,再把自己给卷进了麻烦里,便连连地摆手道,

    “燕王殿下还真的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他平时从不欺压下属,对地方事务也从不干涉,而且可以说是爱民如子,对百姓生活也十分的关心。只不过此次这个案件、事发在燕王府附近,做为保一方平安的办差官,在下不能不去拜见燕王一下,才在府中遇到了那名叫郑和的小内侍,听他讲了讲有关案发时他所看到的情景。”

    “原来是这样,”

    武平文看着他,目光中依旧存在着些许的怀疑之色,

    “看来宁捕头确实很敬业,只凭案发在燕王府附近,就敢到王府上去登门拜访?”

    “这个……”

    宁伯坚心中暗道、这武平文真是不好惹,果然这种说词是无法打发了他的,便只好道,

    “实不相瞒,正如武六侠所言,在下也并非只是因为这个就敢去王府查问,主要还有个别的原因。”

    “哦?还有别的?”

    武平文露出一副非常惊讶的表情,

    “这么说、还有其它线索将案子同燕王府联系在一起喽?”

    “算是吧,其实也不是直接证据,”

    宁伯坚硬着头皮道,

    “案发的时间是在夜里,而那天白天,贵派的两名弟子在街上曾与王府中的一位客人发生过冲突,而那位客人偏偏又是位武林界的高手,所以宁某才会……”

    “客人?”

    武平文目光一闪,

    “宁捕头是否知道那位客人叫什么名字?”

    “具体名字在下还不知道,”

    宁伯坚故意做出回忆的样子道,

    “只是听那位小内侍叫他‘殷大侠’。”

    殷云明

    没错儿,肯定是他!武平文当然知道殷云明和燕王不但有往来,而且交情还很深。仔细想想,那时应该是他到华山拜山之后发生的事,当时整个华山派的人、对殷云明多多少少都怀着一些敌意,会不会是那两个弟子偶然间发现了殷云明后,不知天高地厚地找他去挑战、反倒被对方给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