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零节 不道德之事

    皇帝立即第三问:“辽人要打仗?”

    吕蒙正一点也不急,慢吞吞的说道:“也没有,天下太平,边疆安宁,西番派来的献礼使节团先派遣的人已经到了京兆,使团会在半个月内正式出发。党项人献礼的人已经到了,瞿越王子已经被押入大牢,各州府也很好。”

    皇帝差一点就骂出口了。

    天下太平,四海无危,边疆安宁,你给我说有大事,什么事有我亲自给上苍修剪一下祭天地的树林更重要,有什么比我向上天展示敬意更重要。

    吕蒙正依然一本正经:“官家,请移步。”

    “你……辛苦了,同往。”皇帝压着火气,心说一会没大事,我……心里悄悄骂你。

    依礼,吕蒙正对于这种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先让其余两相亲自查阅,而不是自己来讲。因为讲肯定会带有自己的想法,这是不合规矩的,所以要让寇准与向敏中看原件。

    寇准只扫了一眼,向敏中倒是仔细在看。

    张齐贤看寇准只扫了一眼便不看了,很是好奇的过来一起看。

    看到一半,张齐贤笑了:“安平侯这个不要脸的境界又高了好几层,佩服、佩服、佩服。我看,枢密院与中书给的授权,送去的时候太及时候,若没这个授权,他还干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不要脸???

    皇帝也好奇了,刘安什么时候有这个名声,这可是坏名声。

    刘安这么好一个孩子,怎么会不要脸。

    皇帝立即问:“何事?”

    吕蒙正不想说话,他的想法和张齐贤一样,刘安的无耻又升级了,寇准不想说,因为他若开口肯定叫好,这种事情他喜欢。

    向敏中看没有说话,只好自己来讲。

    作为一个非常实诚,非常本份的好官,向敏中思考片刻后组织了语言。

    “官家,事情是这样的,倭本是一国,自唐时倭便与我中原为邻邦的关系。所以,倭岛之土地自然是倭之国土。然而,安平侯刘安却将倭本岛自出云以西,折算价格卖给了辽国。我大宋在这块土地上,一无驻军、二无衙门、三无人口,甚至连地图都没有。”

    向敏中说到这里,皇帝一头雾水。

    出云在那里,倭本岛是什么地方,自己没听说过啊。

    向敏中继续在讲:“然,安平侯就把这一块完全不属于我大宋的地方,以相同面积折算,换取了辽国东丹东城以及辉南城,然后往东直线切开到海边的山脉。而且安平侯以枢密院授权下,已经调驻守北方的杨延昭将军北上,接管东丹东城,并且调两万禁军北上驻守。”

    这地方皇帝懂。

    皇帝站了起来:“你说的是长白山,就是高丽北边那座山,也是书中记载出人参的地方?”

    “对,正是。”

    皇帝又问了:“那出云在何处?”

    “臣,不知。”向敏中也确实不知道,倭岛的地理对于大宋的重臣而言,几乎接近于零。

    寇准站了出来:“臣知道。”

    “何处?”

    “出云在倭岛银山以东可能几十里,或许百里的地方,这地名刘安提及过,说是风景极好。这份契约,说起来就是刘安把不属于大宋的倭岛银山,以及银山周边可能几百里的土地和辽国交换了长白山。”

    皇帝听完很严肃的点了点头。

    吕蒙正上前,准备说几句。他认为刘安这事办的不地道,抢占银山是一回事,这个可以找借口,找理由。

    最重要是,完全可以以倭人作为代理人,大宋只是在背后。

    这事,不算入侵,也不算大宋欺负倭人。

    但,直接拿倭人的土地去换辽国的土地,这事就等同于把大宋摆到了明面上。将那块遮羞布直接就撕了。

    想筑紫岛,现在一直是说倭阿苏家与筑紫岛内各领主之间的战争。最多就是大宋商人帮助了阿苏家。

    可拿倭本岛直接卖了,这事真的不占理。

    史书上这一笔,就是大宋的污名。

    吕蒙正还没开口,皇帝突然说道:“这事确实很严重,寇公你上次说那个银山能挖出多少银子来?”

    看皇帝问话,吕蒙正没开口,他不好打断皇帝的话。

    寇准回答:“预测,一年挖两千石,可以挖一百年至一百五十年,或许更多。其创造的财富,一百五十年可以达到十数亿贯。”

    皇帝点了点头:“那没事了,长白山怎么管理你们议吧,朕去嵩山修剪树林。”皇帝说完就要走,吕蒙正赶紧去拦:“官家,你刚才说了这事很严重。我大宋无礼占据倭地,又将倭地变卖,此事有损我大宋声名。”

    皇帝反问:“毁约?”

    “这!”吕蒙正没办法接话了。

    毁约不可能。

    先不说辽人会翻脸,就算辽人不翻脸,这长白山的价值区区一个银山也有资格来比。

    辽人不懂,可不代表大宋重臣们不懂。

    长白山就是天然的药材宝库,不说人参、何首乌、天麻、灵芝这些极珍贵的药材,就是普通药材仅大宋御医院记载的就有上百种。

    除此之外,长白山是天然的皮货产地。

    长白山的药材、皮货、木材每年的价值,不用细算,在场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笔账,最保守估计,一年带给国库至少一千万贯纯收入。

    这远比去挖银子来钱更多。

    把这一切都扔开不提,这么大一块土地,谁舍得放弃。

    皇帝摆了摆手:“既然不能毁约,还是商议后续之事吧,依朕看,这笔买卖作的好,朕虽然不懂兵,可得了长白山,辽国是不是以后不会轻易对我大宋动兵了。或辽军南下,我大宋在长白山有兵马,辽人应该会紧张吧。”

    没错,战略价值上,东丹东城确实有巨大的战略价值。

    更何况,还有一座卡在辽国与高丽之间的良港,以及这良港到长白山通行权。

    “卿等,辛苦了。”皇帝这次没给吕蒙正拦自己的机会,快走几步到门口提起修树的大剪刀就赶紧离开。

    皇帝心说,你们老糊涂了,这点破事也来烦朕。

    连我这个不精通算学,不懂兵的皇帝都知道,长白山比那什么银山更有价值,你们还要讨论,真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