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一劳永逸

    “如果不能想到其它的办法,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在不用与五华宫掌门正面交锋的情况下,从他身上取走命灵之焱。就只有一个办法,在百年之内,突破至合体小成的境界。”

    林峰通过考核,成为五华宫的外门弟子,目的只有一个,潜入五华宫,伺机拿走命灵之焱的最后一缕火种。

    虽然他的实力,比起五华宫的掌门要差很多,即便是想要偷偷拿走,也近乎是天方夜谭。但不管如何,总是要尝试尝试的。

    闭幕佯装修炼的时间,林峰一直在仔细思索个不停,过了许久,才算是有所决定。

    如果说到将命灵之焱最后一缕火种,与五华宫掌门身体剥离的方法,林峰有很多。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要建立在,五华宫掌门无法反抗的前提下。而这种可能性,近乎为零。

    那就只能是第二种办法了,利用百年时间,在这五华宫内布局,等到阵法起,就能够以合体小成的境界,掌控阵法,达到媲美合体圆满的境界实力,从而以绝对的力量,压制五华宫掌门,取回最后一缕火种。

    不过,即便只是想要突破合体小成的境界,亦是极为艰难,和林峰现在只是分神大成的境界比起来,依旧有着,只差一个小境界,就要达到足足一个大境界的差距。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在五华宫布局吧。”

    “这几个月待在外门的时间,倒是已经将外面,全都布置妥当。剩下的,就是内门和后山的地方了。”

    “等到那两个地方的布置完成之后,再以阵眼的勾动,就能够在五华宫内,借助到整个五华宫地势的力量,从而以合体小成的境界,达到媲美合体圆满极至境界强者的实力。”

    “不过,想要在内门和后山布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姑且不说内门后山那浩瀚的面积不提,仅凭自己现在外门弟子的身份,都无法接近那些地方。”

    “唯一的办法,只能是等到三年一度的晋升考验,通过晋级内门弟子的考核,成为真正的内门弟子。这样才能在内门行走,而且还隔上一段时间,就会有机会,进入到后山的区域。”

    林峰自言自语的说着,心中主意已经打定。

    以整个五华宫所在之地的龙脉布局,所需要的阵法材料,他手中全部齐全,而且还都是最顶级的材料。

    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一边疯狂修炼以最快的速度提升自己的实力。一边等三年之后的内门弟子考核,通过考核,成功成为内门弟子。

    ……

    三年的时间,过的很快,各有自己不同目标的林峰和罗成,每天都在以直接最快的速度修炼。

    白天在修炼场,晚上在宿舍内。当然,这三年的时间,卢向东一群人,也前前后后的从林峰这里,索要了已经数不清多少次的仙石。

    每次最少,都有几百上千,最多的一此,更是达到了上万。前前后后加在一起,差不多有将近二十万左右数目的仙石。

    罗成对于卢向东一行人索要仙石的事情,不再抱怨,而是每发生一次这样的事情,就会更加努力的疯狂修炼。他将所有的怒火,都转化为修炼时的努力,只等三年一次的内门弟子选拔测试一到,就去报名参加内门弟子的选拔。只要能够成功通过考核,晋级为内门弟子,这三年的隐忍,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每天晚上在宿舍修炼的时候,林峰更是会以丹药汇聚灵气的补充,已经在宿舍内布置聚灵法阵,使其整个外门所在之地的灵气,大部分都集中在他和罗成所在的宿舍内。

    如此修炼起来,两人的修炼速度,完全是一日千里。特别是罗成,更是在内门弟子选拔考核的前一日,成功如破至了分神大成。

    只是三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分神小成到大成的跨越,虽然说有林峰丹药和聚灵阵的帮助,可也与罗成之间的努力和天赋,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三年突破一个分神境界的小境界,这小子的悟性和天赋,还真是有够恐怖的!”

    林峰也被罗成的实力提升速度给震撼了,若是把罗成的情况换做是他来,恐怕都未必能够在这三年的时间中,在分神这个大境界中,实现一个小境界的突破。

    “上百年的积累,果然是没有白费。”

    “修炼一途,还是要把根基,稳扎稳打的扎好才行。”

    片刻之后,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的林峰,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由。

    之前的罗成,上百年的时间中,因为没有人指点,何有合适的功法修炼,只能是靠仙门之人,与生俱来就拥有的呼吸吐纳之法来修炼。

    这种修炼,最原始最缓慢,但是所积累的根基,也是最为稳健扎实的。如此情况下,一旦遇到一个契机,前期的积累就会爆发。而他所教给罗成的功法,还有每天晚上给以服用的丹药,还有这聚集外门大部分灵气的聚灵阵,就是一个最好的契机。

    “林叔,明天就是内门弟子的选拔测试了。”

    “等了三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真是让人激动!”

    结束一天修炼场的修炼之后,回到宿舍之后,林峰并没有继续给罗成丹药修炼,也没有再次布置聚灵阵。

    只是随着罗成的声音落下,缓缓的眯起了眼睛。

    “已经三年了吗?”

    眯起的双目望着前方,林峰自言自语的说着。

    “等到咱们成功通过内门弟子的测试,真正成为内门弟子之后,他卢向东,就别想继续从林叔您的手中敲诈仙石。”

    “不仅如此,之前他从林叔您手里勒索走的仙石,还要他一点一点的加倍补出来。”

    罗成继续说道,激动的声音,开始变得很深沉。

    三年来的隐忍,只是为了明天内门弟子的测试。

    这三年来,卢向东从林峰这里勒索的仙石有多少笔,每一笔又有多少的数目,他全都记得清清楚楚。只要通过测试,成为真正的内门弟子,这些仙石,他就会让卢向东,加倍补偿出来。

    虽然在外门,卢向东地位无人可以撼动,但是到了内门弟子的眼中,那怕是实力最弱,地位最低的内门弟子,在五华宫中的地位,都要比他卢向东高出不少。

    ……

    卢向东这边,十几个跟班在他的宿舍内齐聚。

    “卢师兄,明天就是内门弟子的选拔测试了。”

    “若是那两个家伙,能够成功通过内门的选拔测试,就会成为真正的内门弟子。”

    “这三年来,咱们从他们手中,勒索了不少的仙石,如果真的被他们通过测试的话,不说以后没有机会再去索要仙石,恐怕之前弄来的仙石,也都要吐出来。”

    “何止是吐出来,若是他们在借机发难,咱们恐怕是要加倍吐出来的!”

    “怎么办?”

    十几名跟班,凑在一堆,满脸急切。

    他们很紧张,着急的目光,直直的落在卢向东身上,一动不动。

    对于内门弟子选拔测试的情况,他们很清楚,一是实力的测试,二是毅力的测试。只要是在限定的年龄范围之内,有足够强大的境界实力。或者是境界实力虽然要弱上一些,但是意志力的坚定,几乎无人可以撼动。都能够成功通过选拔测试,转而从外门弟子的身份,一跃成为真正的内门弟子。

    “他们两个以分神小成和分神大成的境界,能够成功通过试炼场的考验,其毅力的坚定,已经很清楚了。”

    “仅凭毅力的测试,两人就能够直接突破,一跃成为内门弟子。”

    “所以,无论如何,都绝对不能,让他们两人,通过选拔测试。”

    卢向东阴森森说道。

    咬牙切齿的一副模样,显得格外狰狞。

    “卢师兄您的意思是,取消他们报名参加选拔测试的资格?”

    十几名跟班,若有所思的问道。

    “取消绝对不行,万一他们狗急跳墙怎么办。”

    “宗门有着严厉的规定,只要是自己愿意,外门弟子中谁都可以报名参加选拔。若是有人阻止,就是违反了宗门大戒,是要被直接逐出宗门的。”

    十几名跟班,闻言顿时急了:“不能取消他们参加选拔测试的资格,难道咱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通过选拔测试吗?”

    “卢师兄,若是真的让他们参加,并且再被他们通过测试,那咱们怕是全都要完蛋了。”

    卢向东冷冷一哼:“放心,他们是绝对不会有那样的机会。”

    “卢师兄您是心中早有主意?”

    十几名跟班,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激动不已的追问道。

    “不错。”卢向东肯定的点了点头,闪烁的目光中,凶芒毕露:“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劳永逸,彻底解决他们。”

    “反正咱们外门的西侧就是宗门弟子历练的凶兽出没之地,到时候直接把他们丢给凶兽吞吃了,没有人会知道的。”

    十几名根本,没想到是这样的主意,下意识的反应下,是一个个愈发浓烈的紧张:“卢师兄,同宗弟子,严谨打杀,这是宗门第一条戒律。”

    “咱们这么做的话,若是事情被传出去的话,就不是被逐出宗门那么简单了。会被执法堂的那些人,斩杀肉身,然后再将咱们的神魂拘谨出来,去点天灯。直到经过七七四十九年的燃烧,才会被燃尽全部的神魂。”

    同门自相残杀,这是所有宗门的大忌。

    如果不被发现也就算了,可若是被人直到,将会是执法堂最严厉的惩罚。

    毁去肉身倒是不算什么,但是神魂被点上七七四十九年天灯的痛苦,究竟有多恐怖,他们十分清楚。那是硬生生的拥烈火,将神魂一点一点的燃尽。其通过,根本无法承受。”

    卢向东冷冷一笑:“不过只是两个区区外门弟子,而且还是三年前才最新加入外门,他们的死活,根本没有人会关注的。”

    “也就只有咱们外门,会有人注意到,到时候就说他们擅闯试炼禁区,被凶兽吞噬不就行了,没有人会理会的。”

    声音落下,十几名跟班陷入了沉默。

    大约过了数分钟之后,沉默的十几人,相继抬起头来,双目之中,爆射出道道相同的狠辣。

    “卢师兄说的没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他们,永绝后患。”

    “区区两个三年前才加入咱们外门的弟子,卢师兄说什么就是什么,上面不会有所怀疑的。”

    “杀了他们,那家伙的储物法宝就是咱们的了,他那些储物法宝中的仙石,就全是咱们的了。”

    “倒是很好奇,以那个家伙财大气粗的情况,储物法宝中,究竟还有多少仙石?又会有些什么样的宝贝?”

    十几名跟班说着,目光中开始闪烁起浓烈的期待。

    只是这种期待,很快就随着一人的声音落在,再次转为了浓浓的忧虑:“可是,咱们要这么做,首先要先想办法,将他们骗至到无人地方动手。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这倒是个问题,若是他们待在宿舍不出,咱们怎么办?总不能在宿舍直接动手吧?那样的话,肯定是会被发现的。”只听其他人,满脸急切的道。

    “这个吗,我早就想好了。”卢向东接着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临近内门弟子选拔测试的这些天,他一直都在思索,直到今天,才下定绝对做出了完整的计划。

    “这个注意好,反正那些仙石,只不过是暂时跑出去的诱饵罢了。”

    “等到解决他们两个之后,别说是跑出去的诱饵,就连那家伙手里剩下的所有仙石,都是咱们的。”

    十几名跟班,一扫之前的紧张与急切,兴奋不已的议论纷纷。

    “咱们走。”

    卢向东冷冷的说着,起身离开。

    十几名跟班,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