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坛高粱酒

    “唐虎,胜”。

    一座高大的斗技场上,裁判平静的宣布了比赛的结果。

    “嘘...”

    斗技场周围的观众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大声的欢呼,反而是嘘声一片。

    作为胜利者的唐虎,站在斗技场上,脸色格外的阴沉,这场胜利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耻辱,本应该一击必胜的场景,却被那个跌下斗技场的家伙,硬生生的扛过了他前五次的进攻,直到第六次出手这才终于将他击败。

    “混蛋!”

    唐虎低声怒骂一声,看向跌落台下那人的眼神阴沉的可怕。

    而此时跌落下斗技场的唐十三,有些吃力的站了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受伤的肢体,随后一声不响的便离开喧闹的斗技场。

    “废物始终还是废物!”

    “听说了么,家族接下来会剔除一部分蛀虫,将这些没有丝毫前途的废物们派往铁木林呢!”

    “唐虎这个笨蛋,竟然拖了这么久才把他击落下来,看来唐虎这一年的修炼都修炼到狗身上去了吧!”

    在唐十三离开斗技场后,众人也是纷纷开始议论起来。

    “砰...”

    唐十三极为不甘的一拳砸在了一堵院墙之上,家族内的考核,他算是第一个被判定没有达到标准的子弟了。

    唐氏家族考核规定,修为达到灵体六层之上,或者斗技场中能够胜利一场的,均判定为达标,这也就是说家族承认你近一年的修炼。

    而唐十三修为灵体五层,在刚刚的比拼中却是倒霉的碰到了唐虎,唐虎灵体七层修为,在家族年轻一辈中名列前茅,并且因为去年考核之中成绩极为优秀,据说曾进入功法阁挑选功法。

    他清楚,斗技场中的比斗一般都会是灵体五层或者六层的子弟进行争夺,而唐虎出现,显然是有人针对他。

    “真不甘心啊!”

    他低吼一声,自己这近一个月的苦修,就这样被人践踏在脚下,本来以他现如今的实力,击败一般的灵体六层应该是极有希望,只不过,天不遂人愿。

    唐十三,唐家嫡系,自幼父母双亡,幼年时因救护家族内的同伴曾被人一掌击中后背,恢复后,其修为便一直停留在灵体五层多达三年之久,因没有长辈照拂,只能凭借着家族内对嫡系底子的一点补发金币艰难求生。

    回到自己的小院之后,唐十三有些颓然的坐在院内。

    其实,现在的唐十三并非这具身体的原来主人,原本的唐十三早在一个月之前便已死去,至于其死亡原因不得而知,而现在这具躯体的灵魂乃是穿越重生后的唐十三。

    很是凑巧,这两人的名字竟然一模一样。

    “贼老天,让老子重生,就是让老子来当废物的么?”

    愤怒的唐十三在庭院之内一通发泄,最终累到没有一丝气力之后,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卧室之内。

    躺在床上后,开始回忆起了自己的重生前的点点滴滴,往事如同画卷一般在脑海中铺开,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疲累的沉睡了过去。

    “咦,这是哪里?”

    此刻他站在一座大山之前,山上并没有任何的植被,光秃秃的山峰一眼便能看个大概,山上有一道极为瞩目的阶梯,阶梯成盘旋状,环绕山峰而上。

    向四周打量了一番后,他发现,在他的身后便是自己所生活的城池,固原城,而自己所处的位置距离城池的北门大约应该有着十几里地的距离。

    “难道这是人们所说的那座怪山?”

    想起了城内有人曾说过,在固原城以北,有一座山峰,名为固原山,因这座山峰极为怪异,凡是攀登此山之人都会被山体之内巨大的怪力给搅得头昏脑涨,至今都没有人能攀爬到顶峰,所以这座山峰又被人称之为怪山。

    打量一番怪山之后,带着好奇之色想要尝试攀登,不过当他抬起右腿就在触碰到台阶的那一刹那间,浑身忽然开始了剧烈的阵痛,紧接着便是脑袋一阵眩晕。

    当他清醒之后,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刚才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

    “怪山...”

    唐十三回想起自己梦中的经历,那座大山他之前见过,也是在这几天的梦中,他穿越重生以来几乎每天都在做着这个奇怪的梦。

    “看来,有必要去查看一下这座怪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心中这般想道,而且自己这段时间之内越发的感觉自己的重生可能与这个奇怪的梦有着神秘的关系,或者说,与梦中的那座怪山有着神秘的关联。

    打定主意之后,他便离开了院落,先到了附近的酒馆买了一坛普通的高粱酒,酒馆中的人都与他是熟识,对这个十三少还是都比较喜欢的。

    “十三少爷,是来买酒么”

    酒保看着眼前这个少年,心底叹息一声,对于唐十三的生活状况,固原城大小商贩都知道,所以商贩们还是特别同情他的遭遇,一个无父无母的孩童,能活到现在想来也是极为的不易,而且这个孩子在唐氏家族之内还是极其的不受待见。

    “杨叔叔,都说过多少次了,别叫我十三少爷了,喊我十三就行”,唐十三摆摆手,学着大人的模样,高声说道,“老规矩,一坛高粱酒,除却心中愁”。

    这声杨叔叔叫的酒保心里暖暖的,大笑着回应了一声,“一坛高粱酒,除却心中愁”。

    其实这高粱酒还有一个人所皆知的传闻,据说,有位强大的修士路过固原城,极为口渴,喝过这家酒馆的高粱酒后,一声长啸,“一坛高粱酒,除却心中愁哇”,随即化作一道光影,直冲云霄。

    而后来这句小诗,也就成了这家酒馆的广告语了。

    至于这事情做不做的真,这个也只能全凭个人见解了。

    提着高粱酒唐十三便慢慢的往城北走去,一路上遇到熟悉的商贩都会主动停下来闻声好,其实唐十三也不知道,这具身体生前的主人到底怎么想的,竟然跟城内的各种大小的商贩混的极其的熟络,甚至固原城中一些地痞流氓以及乞丐都能搭的上话。

    “人才啊!可惜了...”

    唐十三十分惋惜的叹道,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刚才也是主动跟人家打招呼的,这不是自己在骂自己么。

    “呸呸呸...孩子嘴,女人的腿!天上神仙诸位大佬,千万不要当真!”唐十三十分逗比的边祈祷边赶路。

    固原城不大,唐家处于城南的方向,距离北门也就是半小时的路程。

    城北的守城将领名叫高路,是一个锻神三层的修灵者,原本是秦国军队中的副将,因与主将不和,这才被派到北门来驻守城门,锻神三层的势力驻守一个小小的城门还是绰绰有余的。

    当唐十三抵达北门时,守门的将领便已经注意到他,虽说唐十三一个年龄不大的孩子,不应该引起将领的注意,但是一路上与这个孩子打招呼的各种商贩就能看出,这个孩子交际手段还是不一般的。

    在固原城出城门是要盘查的,主要是防止一些探子,固原城地处秦国的边境,是战略要地,这些年这里各色的人都有,必要的盘查还是必须的。

    “大叔,我要出城一趟”,唐十三礼貌的冲着守门的士兵微笑道,“这是我的证件。”

    固原城出城门都会检查每个人的证件,证件上有城主府特有的徽章,这个一般是冒充不了的,而且这个证件只会给居住在城主府十年以上的人。

    “恩,证件没问题,北门会在傍晚关闭,切记不要错过城门关闭,不然就只能等到第二天清晨才能进入。”守门士兵检查过后,将证件交给唐十三,并且好心嘱咐一番。

    “谢谢大叔,我知道了”,唐十三接过证件便出了北门。

    此时,守门将领高路,看着他出了城门,眉头微皱。

    眼前这个孩子与他身世相同,都是在这般年纪便成了孤儿。

    “来人,派人关注一下这个孩子”,高路摸着下巴说道,“顺便照顾一下,不要轻易暴露”。

    “是,将军”。

    唐十三出了城门后,便向着怪山赶去。

    一路之上,唐十三走走停停,此时正值太阳最毒的时候,买的那坛高粱酒也已经被他喝完,终于又走了一段时间后这才到了怪山脚之下。

    稍作修整后,他开始仔细打量起这座熟悉却又陌生的山峰。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唐十三发现怪山的模样竟然跟梦中所见的一模一样,都是有着一道蜿蜒曲折的阶梯如同盘龙一般缠绕这这座大山。

    “呼...”

    深吸一口气,心中不觉之间已然充满了惊骇,唐十三此刻脸色变得极为的严肃,甚至内心之中还有丝丝的恐惧之意。

    伫立良久之后,唐十三借着酒劲终是一咬牙下定了决心。

    “赌了!”

    而当其脚底触碰台阶的那一刹那间,唐十三眼前忽然一黑,而此时在他的脑海深处,一副巨大的画卷徐徐展开。

    而随着画卷的展开,脑海之中轰然浮现出了九个烫金大字。

    “魂之路,炼三魂,铸七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