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苏醒

    不知过去多久,当唐十三再次醒来之时,已然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密室之内。

    “啊...这是哪里?”

    唐十三活动了酸痛的手臂,睁开双眼看着陌生的密室,密室之内极为艳丽,并且有一种熟悉的香味,密室顶部是一个巨大的发光的圆盘,将密室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尝试着活动了身躯的各个关节之处,虽然疼痛,但是已经是在承受的范围之内,不过脑海之中还是时不时的传来一阵刺痛。

    挣扎着爬起来后,唐十三仔细的打量着密室内的一切。

    密室面积不大,大约有四十个平方面左右,一眼望去,密室之内稀奇古怪的东西不少,不过最让唐十三感到吃惊的自己身处的这个大床,床上有着许多针线缝制的木偶,而身下是几床棉绒绒的床垫,唐十三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床头的四角桌椅,这才猛然反应过来,原来现在自己身处的是一个女子的闺房之内。

    “呼...还好!”

    唐十三极为放松的深吸一口气,只要不是死掉或者被雷狮他们抓住,那么便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不过放松没多久,唐十三便是一声大叫。

    “我靠....”

    唐十三想起来自己现在还身处人家闺房之内后,便是猛的下床,不发踉跄的向着密室之外走去。

    唐十三边走边想,这可真是大老爷们进闺房头一次,刚才起来的慌忙也未来得及观察一下密室之内是不是有着其它的物什啥的。

    一脸遗憾的走出山洞口后,唐十三迎头便跟小七撞了个正着,唐十三身体虚弱之极,这一次碰撞差点把他痛昏过去,还好小七即时过来扶住了他。

    “十三哥哥,你醒了?”

    小七一脸欢喜的喊道:“你怎么不躺着呀!娘亲说你伤的极为严重,必须得多加休息才行!”

    说着便扶着唐十三密室之内走去。

    “哎,小七,慢着慢着...”唐十三赶忙拉住小七,这才有些难为情的说道:“那个...那啥,咱们换个地方吧!”

    “为啥换个地方?”

    “额...”唐十三一阵语塞,张了张口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不过转念一想,算了,先恢复身体要紧。

    随后两人便又折返回密室之内。

    扶着唐十三躺下之后,小七又是帮他盖被,又是帮他擦汗,搞的唐十三感觉自己像是不久于人世一般。

    终于忙活了半天之后,小七从外面端来一杯汤药后,服侍着唐十三喝下后这才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床边。

    唐十三从来没有被人这般照料过,望着小七关切的神色,忽然有些鼻子发酸,眼眶顿时变的朦胧起来。

    这一幕吓的小七以为唐十三病发了一般,慌张的不知所措。

    “小七,我没事!就是沙子眯眼了...”唐十三瞧着小七差点急哭了,赶紧哄道,不过话一出口,唐十三便头大起来,自己情急之下这借口真是绝了。

    “小七,这里是你家么?”

    “嗯,十三哥哥,你不知道,我娘亲把你带回来的时候你浑身是血,当时可是把我吓坏了。”小七一脸后怕的说道。

    “呵呵,这不是没事么...”唐十三呵呵一笑,倒是没有太当回事,想了想又是问道:“那你娘亲怎么知道我昏倒的地方?”

    小七眨了眨大眼睛,茫然的摇了摇头,不过还是答了一声,“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到达咱们约定的地点之后,便昏了过去,昏迷之前我给娘亲发了求救信号,其实我当时也不知道娘亲是不是已经闭关结束,只能抱着试试的想法尝试一番。”

    “后来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已经到家了,于是又求着娘亲赶紧寻找你去,后来娘亲就把你带回来了。”

    其实小七醒来之后,身体也是极为的虚弱,不过当时因为担心唐十三的安危,便求着娘亲赶紧去救他,为了让尽快找到唐十三,小七拖着受伤的身子,跟着娘亲和众位叔叔们在铁木林了找了大半夜才找到他的,当时她看唐十三的样子后,伤心欲绝,抱着唐十三的哭了好久,最后体力不止便昏了过去。

    “原来这样,对了,那雷虎现在怎么样?”唐十三当初跟雷虎可是拼了命的搏斗,两人最后关头皆是放弃了防御,只为了将对方一击毙命。

    “雷虎死了,不过那混蛋雷狮现在发动全团的人找我们呢,现在铁木林内围都是他们的人!”提起雷豹佣兵团小七便是换了一副模样,眼中带着冰冷的杀意,竟连语气都是没有丝毫情感,他们二人落得如此地步,都是被雷氏三兄弟给害的,尤其是十三差点因此丧命,可想而知小七对于雷豹的人是多么痛恨。

    “哈哈...死了就好”,唐十三一时没有观察到小七的神色,心中想道,老子受了如此严重的伤,要是雷虎还没有死的话,那自己真得郁闷的喷出个几斤鲜血。

    两人又是闲聊一会之后,唐十三大致了解了铁木林核心地带的基本情况,另外也知道这次昏迷,竟然昏迷了两天两夜。

    躺了一会之后唐十三尝试着沟通了下脑海中的紫金令牌,在紫金令牌传回一阵波动之后,唐十三面色一喜,随即让小七去外面等会,自己去魂地一趟。

    小七知道魂地之内有着一个疗伤极为厉害的大师,好好嘱咐了一番后便退到了山洞口等候起来。

    “哎,小七,身体怎么样了?”正当小七杵在门口无聊之时,远处传来了一声关切的询问之声。

    循着声音望去,一群大汉还有一位极为美艳的妇女向着小七这边走来。

    “娘亲...”

    瞧着美艳的妇女小七赶紧上前,挽着娘亲的胳膊,冲着身旁一众叔叔们问好。

    “小七呀,啥事这般高兴啊,是不是那小子醒了?”众人之中走出一位极为魁梧的大汉取笑道。

    “呀...大灰狼叔叔你咋知道十三哥哥已经醒了?”小七一脸惊讶的问道。

    “大伙听听,咱们小七刚才喊人家什么?十三哥哥呀,哎呀,这酸的我呀...”此时众人之中又走出一位极为妖艳的美妇,跟着大伙起哄起来。

    “梦姨...”小七那里受得了这种言语,顿时羞红了脸颊,扑在那妖艳的美妇怀里一阵撒娇。

    “小七,你看看你称呼狐梦都叫梦姨,以后你称呼我能不能换个称呼啊,叫狼叔叔或者熊叔叔都行啊,可千万别喊我大灰狼叔叔了!”之前出生的那名大汉其本体乃是带有一丝远古狼熊血脉之力的狼熊,而那位妖艳的美妇则是九尾狐,狐梦。

    众人听着狼熊的哀怨之声又是哄堂大笑起来。

    “好了,小七,那位小兄弟已经醒了?”小七的娘亲止住了众人笑声,宠溺的抚摸着小七后脑勺问道。

    “娘亲,十三是我哥哥,你怎么能喊他小兄弟呢?”小七撇嘴没有回答娘亲的问题,而是埋怨起娘亲弄差了辈分。

    “小七说的对,前辈直接称呼晚辈十三即可,晚辈可不敢乱了辈分。”正当众人聊的起劲之时,唐十三闪身出了山洞。

    “晚辈唐十三,见过诸位前辈!”唐十三向前一步,对着众人弯腰施礼,态度极其恭敬。

    “十三哥哥,你伤势好了?”小七一脸兴奋的小跑到唐十三身边,打量了一圈之后问道。

    “嗯,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其实在魂地之内,要不是青萝帮忙,唐十三也不会好的如此之快。

    而除了小七,眼前的众人一脸惊愕的看着唐十三,唐十三的伤势他们极为清楚,那种伤势没有个把月是恢复不过来的,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在短短的两天之内竟然恢复如初,简直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此刻最高兴的便是小七了,唐十三身体恢复过来,她心底的一块大石也能放下了,随即便欢快的指着众人开始向唐十三一一介绍。

    “这位便是我娘亲,怎么样,漂亮不?”

    “这丫头,怎么说话呢”美妇敲了一下小七的脑袋,随即便向着唐十三说道:“既然你与小七是朋友,那就喊我一声凤姨吧!”

    唐十三急忙施礼,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凤姨。

    “这位是梦姨...”

    还不待唐十三行礼,小七便低声跟唐十三嘀咕道:“梦姨的媚功极其了得,你可不要着了她的道!”

    “小七,亏我那么疼你,你竟然当着我的面诋毁我!”梦姨虽然不怕小七如此评价她,但是当着人家的面这么说,这让她情何以堪。

    “这位是大灰狼叔叔,别看他长得憨厚,但是肚子里鬼心眼极多!”

    狼熊以手扶额,颜色是相当的尴尬。

    “这位是大鸟伯伯,大鸟伯伯人最好了,经常带着我偷看梦姨洗澡!”

    一旁被称为大鸟伯伯的孤影当即咳嗦一声,随即极为隐晦的瞥了一眼狐梦,见后者没有反应这才松了一口气。

    剩余的几个大汉,瞧着小七这架势肯定是要把他们的老底揭开了,当即便自己主动的开始介绍起来。

    待得众人介绍完毕之后,唐十三这才又是对着众人行了一礼,随后又向着凤姨感谢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