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坦白

    临近傍晚时分众人这才退去。

    一处大厅内。

    唐十三、小七、凤姨、孤影、狐梦、狼熊五人围着一个圆桌坐下。

    “十三,有几件事情得询问你一下,”顿了下后,凤姨指着一旁的小七说道:“之前你们两人受伤是不是雷豹那群畜生干的?”

    其实唐十三早已猜到,凤姨肯定会向他询问他们两人与雷豹之间的仇怨。

    唐十三如实的跟凤姨交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只不过中间省去了有关魂地的一切内容。

    凤姨听完唐十三的描述之后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玉指有规律的敲击着石桌,此时端坐石桌周围的其余三人脸色极为难看,最终,凤姨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看向一旁的孤影说道:“这件事你来做吧,做的隐晦一点!”

    “是!”孤影应了一声之后,脸色变得极为狰狞,小七是他看着长大的,自己都舍不得打舍不得骂,雷豹的那群畜生竟敢老虎头上拔毛,简直是找死。

    不过,正当孤影起身时,一旁唐十三却是一脸认真的说道:“凤姨,大...那个这位叔叔,雷豹的事我自己会解决的,我十三虽然不是什么心狠手辣之徒,但也不是随意被人欺凌之辈,不出一月,我会提着雷狮的脑袋向凤姨道歉!”

    唐十三所说的道歉,便是在他想来,因为自己的失误竟然差点连累小七出事,而面前此人便是小七的娘亲,若如自己将此事假借他人之手,那他心里便一直迈不过心里的那道坎,此事既然是自己的错误,自己就必须要承担起来。

    “娘亲,你不用管了,我们自己会去讨要这笔账的!”一旁的小七也是脸色极为认真的说道。

    不过,小七心中所想的正是与唐十三相反,在驻地之外,自己打不过雷狮,这才让得雷狮能够及时的回防,而自己若是当时能够缠住雷狮,那十三哥哥就不会差点丧命。

    凤姨三人倒是有些诧异的看向小七,小七自小便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对于小七的脾性他们比谁都清楚,而刚才小七的那一番话却是令的他们一愣。

    “罢了,你们二人有此决心也是好事,不过我这当娘亲的,要是女儿被人欺负了,还装聋作哑,那可太不称职了。”凤姨有些欣慰的同时脸色也变的冰冷起来,不经历风雨,永远不会长大的这个道理她懂,但这不是让她不插手的理由。

    “灰狼,接下来一个月内,敢踏入铁木林内围十里之地的,尤其是雷豹的那群杂碎,给我统统的撕烂!”

    “是,大姐!”狼熊沉声应道。

    “大姐,消消气,小七长大了是好事,小七这不是没事嘛!”狐梦瞧着脸色极为冰寒的凤姨,急忙劝慰。

    “嗯,小七长大了,有些事娘亲也不好插手,不过你二人报仇之时必须让孤影跟随,放心他不会随意出手,只有在事情不可控之时才会出手。”

    经此一番谈话桌上气氛有些沉闷,而小七为了哄娘亲开心便拿出了一个披风置于石桌之上。

    小七故意用带着一枚戒指的玉指,指着披风问道:“娘亲,你看这是什么?”

    众人不明所以,而唐十三则是以手扶额,看来众人要被小七给震惊到了。

    “不就是一件披风嘛!”狼熊拿起来一看,没看出什么特别的,便又放在了石桌之上。

    “大灰狼叔叔,我说的是我手指上的这枚戒指呀?”小七狡黠的一笑。

    这时众人目光看向那个戒指之后顿时一惊,而凤姨更是有些激动的拿在手心之内细细的观察一番后,才深吸一口气说道:“这时一枚空间戒指!”

    “什么,怎么可能?”

    三人虽有所猜测,但是凤姨出声之后,还是有些震惊。

    “小七,此物你是从何处得来?”孤影沉声问道,此物的价值小七不知道,他们可是清楚,空间戒指啊,这要是被他人知道,恐怕会有几百号修魂境界的修士前来抢夺。

    “嘿嘿...”小七没有回答大鸟伯伯的提问,而是拿起一旁被大灰狼丢下的披风,向着众人做了个鬼脸之后,便将披风披在身上。

    而此时令众人再次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刚才还冲着众人伴着鬼脸的小七,竟然生生的在他们的眼前消失了。

    “嘶...”

    众人均是倒吸一口冷气。

    “小七...”大灰狼咽了口唾沫后,尝试着呼喊了一声。

    而在他声音落下之后,小七的脑袋便是凭空的出现在了半空之中,正一脸得意的望着吃惊的众人。

    “咕噜...”

    几声吞咽口水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大厅之中响起,眼前的景象是在是骇人听闻。

    “小七!”唐十三瞧着众人的样子,急忙出声。

    “凤姨,其实这东西没什么实际作用,您仔细的感知一下周围的空气的波动,便能感觉到异常!”唐十三赶紧出声解释到,他也清楚,在如此被小七胡闹下去,怕是最后背锅的还是他。

    闻听此言,众人这才细心的感应了一下,当即感觉到了小七的气息,不过即便如此,这也令得众人有些不知所措。

    脱掉披风的小七随即将手中的披风丢在桌上之后,便乖巧的坐在唐十三旁边。

    不用说众人已经明白小七的意思,眼前的这几个宝物看来都是唐十三赠与小七的了。

    众人沉默了许久之后,这才轮流着细细查看起那件披风。

    “十三,这些都是你赠送给小七的?”凤姨有些紧张的问道,眼前这两件物品,随便一件都会在周围的帝国之内引起轰动,而如此贵重的物品竟然会被一个锻神境界的小子同时拥有,这简直可不思议啊。

    “凤姨,其实也算不得是我送给小七的,而是小七通过自己的方式争取得来的。”唐十三沉思一会后说道,他并没有说这些东西都是小七敲诈得来,否则,恐怕会被眼前这几人当做白痴一般看待。

    “是啊是啊!”小七听着唐十三夸她,赶紧小鸡啄米般点点脑袋。

    “十三,你可知道这个戒指的重要性?”凤姨深吸一口气问道,比起那件奇妙的披风,他更在意这枚戒指。

    “这不就是枚空间戒指么?”唐十三一头雾水的回答道。

    “你能告诉我你的老师是修魂修为还是灵师级别的?”凤姨沉思许久之后,这才问道,她清楚冒然打听别人师门之事极为让人反感,但她沉思许久后还是忍不住问道,这枚戒指对她的重要性极为巨大。

    “这个...”唐十三一时不知怎么回答,而一旁的小七当然知道,魂地之事十三绝对不能透露出来的,随即便帮着十三回答道:“娘亲,十三哥哥的师门有规定的,不让在外界透露师门的任何信息!您就别为难他了。”

    “外界...”凤姨瞳孔一缩,不漏痕迹的便恢复了神色,随即便当着众人的面讲解起来。

    其实,我们所处的位置是这世界的一个偏远地区,类似于城池和村庄一般,而我们便是身处村庄之中,可以说是周围的十几个帝国范围之内均是如此,灵师修为之人极少,而造成这等局面的便是,我们所处的这片天地之中,缺少一种特殊的物质,这种物质便存在于弥石之内,而空间戒指正是由弥石来制造出来的,这下你们知道为何空间戒指会如此重要了吧。

    众人听闻后,皆是眼神火热的望着这枚小小的戒指,原来这枚小小的戒指竟然是进阶灵师的关键所在。

    “十三,此物珍贵无比,你还是收回去吧!”凤姨虽然急需此物,但还是忍痛将这枚戒指推到了唐十三面前。

    “凤姨,光是您说的这个信息便已经抵得上这枚戒指的价值了,而且此物也是小七的私有之物,并不是我赠送给她的,说来惭愧,自认识小七之后,我还没有送给她一份像样的见面礼!”唐十三又将这枚戒指推了回去。

    “另外,我自小没有父母,认了小七做妹妹之后,您便如同我的父母一般,孩儿的东西便是您的,我了结完铁木林的事情之后,可能还会有仰仗您的地方,还请凤姨到时不要推辞才是!”唐十三深思许久之后,又补充说道,“我现在情况比较特殊,这里可以说是我唯一感觉到温馨的地方,以后这里便是我的家,各位也均是十三的长辈,还请各位长辈看在小七的面子上能够允许我时不时的来小住几日即可。”

    “十三哥哥,你怎么没有跟我提及你还有其他麻烦呢?你是不是没有把我当成亲人啊?”小七嘴角一撇,眼眶中顿时便溢出了泪水。

    “小七,不要打岔,听十三把话讲完!”狐梦一把将小七搂在怀里安慰道。

    “梦姨,您可别会意错了,”唐十三自然听出了狐梦的言外之意,“既然说了,我自然不会有所隐瞒!”

    随即唐十三便将固原城唐家的情况跟众人介绍了一番,不过最终还是补充道:“此事,是我个人之事,说出来只是消除各位长辈的疑虑,各位长辈不要理解偏了。”

    一旁的大灰狼比较直爽,听后便是说道:“岂有此理,竟还有这等老祖,十三,你放心,我即刻便取那人狗命去!”

    唐十三一把抓住起身的大灰狼,“狼叔的好意,十三心领了,但有些事身为男人是必须要做的,就像雷豹的事情一样,如果遇事都是寻求他人帮忙,那这修炼修的是哪门子的炼?”

    “好了,狼熊坐下吧!”凤姨出声道,她刚刚也听出了唐十三乃是真心所讲,事情应该不会有所偏差,而且她也看出来了,恐怕眼前的这个少年志向远大,其目标恐怕并不是晋升灵师,而是怀着一颗至强的抱负。

    “十三,话已说开,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们这个地方看似平和,实际上如囚笼一般,铁木林已经被周边的几个帝国所约束,实力达到修魂境界以上的是不能出铁木林,至少明面是如此。”凤姨看着唐十三继续说道:“刚才,狐梦也是问了我们都想问的,你不要介意!以后这里便是你的家,不管在外面遇到怎样难缠的对手,只要到了这里,那这里就是你最安全的港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