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当唐十三出现在天香谷众人之前,而对面的雷豹佣兵团则像是炸了锅一般。

    “小子,终于出来了!”

    “小子,识相的束手就擒,否则一会就是喊爷爷,那也不顶用了!”

    “...”

    而齐悦严重却是流露出恐惧之意,眼前之人他也见过,不过不知道具体的修为罢了,据说曾一剑斩杀雷虎,想起那雷虎下场,齐悦便是一阵心颤。

    雷狮虎目圆睁,牙齿咬的格格作响,虽然恨不得马上上去宰了这家伙,但是他也知道,这小子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从那夜的战斗中就能看出一二。

    他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望着挑衅的唐十三,缓缓的自身后抽出一把大刀。

    “小子,你该死!”

    雷狮浑身一震,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横扫众人,以他为中心点,周围顿时空出一处直径大约五米左右的空地。

    “哈!”唐十三故作轻松一笑,“我说雷老大,就算生气也不用向着自己人动手吧,这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唐十三跳入战圈,朝着雷狮勾了勾手指,自顾自的说道:“虽然我心里很是痛快,但是我还是不认可你这种做法。”

    雷狮深吸一口气,再次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

    他知道,唐十三如此嚣张只不过是为了激怒他,不过这点小伎俩就有些不入眼了。

    缓缓的抚摸过刀身之后,雷狮手臂之上青筋暴起,他想起了二弟死时的惨状,那是他便发誓必将眼前之人碎尸万段。

    “二弟,大哥用这把刀便将此人的头颅砍下,以此祭奠你!”

    雷狮闭上双眼,以刀尖在地上画了一个圈,随即在中心处点了三点。

    当他再次睁开双眼之时,眼睛里已然充满了熊熊恨意,被愤怒扭曲的面容如同地狱的魔鬼一般。

    众人都是被眼前这一幕吓得脚后跟直冒冷风。

    唐十三站立在雷狮的地面,同样被这一幕吓的不轻,不过他及时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未开战心态若有变,那定是不祥之兆。

    “看来还是有些轻视了!”

    唐十三心中这般想道,自山谷内可能因为环境的因素,他竟然从一开始就在心底产生了一个想法:雷狮不足为惧。

    “呼...”

    唐十三吐出一口浊气,后,心神沉淀下来,手中铁剑在眼前挽起一道剑花,随即眼神清澈的对视着雷狮。

    “果然有些东西!”

    雷狮心中同样感叹,仅仅片刻的功夫,对方竟然能完成心境的如此转化,可见此人心志觉非常认可及。

    两人均没有抢先出招,而是双眼直视对方。

    观战的众人之中有几个实力稍弱的,却是突然之间跌倒在地,他们大口喘着粗气,更有甚者,嘴角已经渗出鲜血,而他们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

    就在此时,以两人为中心点,又是一股无形的压力向四周开始扩散。

    “闭上双眼,运功抵御。”

    老者同样被眼前的这一幕给震惊到了,随即赶忙出身提醒天香谷众人,可是他忘记了自己身受重伤,一出口体内灵力溃散竟然被这无形的压力震的口吐鲜血。

    众人大惊,慌忙盘坐,运功抵御。

    而对战中的两人,虽不动,气势却是在节节攀升。

    “不能再等了!”

    雷狮一咬牙,手中大刀毫无花哨的当头劈向唐十三,大刀带起的丝丝破风之声,以极快的速度落下。

    “来的好!”

    唐十三猛的提起铁剑,同样是简朴之极,铁剑迎向了当头的那把刀光。

    “砰...”

    刀剑相撞之后,两人各自退后几步。

    不过唐十三仅仅退后三步,而反观雷狮却是退后五步之后这才站定。

    唐十三得理不饶人,借着先前凝聚的气势,猛的双腿发力,人影便如同炮弹一般冲向了雷狮。

    手中铁剑更是此时如巨蛇吐芯一般,直指后者眉心。

    电光火石之间,雷狮提刀相挡,剑光一闪,鲜血溅出。

    “嘶...”

    观战众人一声惊呼,没想到先受伤的竟然是雷狮。

    再此站定的唐十三,却是,暗道一声可惜,刚才雷狮抢先出手,这次落败是必然的,只是自己刚才一剑下去,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伤害,而自己先前所凝聚的气势,在刚才的一剑之中,已然耗尽,接下来两人便是比拼实力的时候了。

    而反观雷狮,刚才他虽然提刀抵御,却是被一剑刺中,此刻在他的左胸之处有一道小指般的伤口,刚才若不是自己躲闪及时,恐怕后果已然极为不妙。

    “小子,你的好运到此结束了!”

    雷狮丢下手中大刀,双拳紧握,随即口中大喝一声,“摩罗拳!”

    顿时,雷狮出拳之后,一个巨大的拳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拳影随风暴涨,仅仅几息之间便已在上空凝聚成了一个直径五米左右的类似实质的拳影。

    “摩罗拳,去!”

    “怕你不成!”

    唐十三手中铁剑瞬息之间挥动,口中同样大喝一声,“雷霆剑诀,雷霆剑影!”

    随即自头顶上方一百多道剑影忽然浮现,每道剑影之上均环绕着雷电之力,不过唐十三知道单靠这一招恐怕抵挡不了雷狮的攻击,毕竟雷狮现在可是货真价实的锻神九层巅峰,而他在山谷之内虽然实力有所增长,但是与其相比还是差距不小。

    一剑挥出,唐十三并没有停手,手中铁剑又是画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心中默念,“雷霆剑诀,大雷霆剑。”

    而之前凝聚而成的一百多道剑影,似乎后面有某种力量推动一般,顿时剑势更胜。

    也就此时,拳影轰然而至,两者相触之下,百多道剑影轰然崩碎,再仔细看去剑影竟然削减了一半左右,而拳影冲力还未停止,扎眼之间有时几十道剑影消失,不过一番消磨之下,巨大的拳影也是缩减了近一倍之多。

    当最后一道剑影消失之时,那巨大的拳影已被削弱到十之三四。

    不过正当雷豹众人兴奋之时,那拳影似乎凝滞了一下,而雷豹顿时双眼一眯,一股危机之感霎时席卷而来,顾不到许多,他大吼一声,体内的灵力如潮水一般涌出,在其周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灵力屏障。

    灵力屏障刚一成型,一道肉眼无法注意到的无形大剑便撞了上去。

    而雷狮当即被震荡体内气血翻腾,随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不过那把大剑经过灵力屏障的消耗,后劲已是不足,最终持续片刻后便已消散。

    口吐鲜血的雷狮,则是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下,蹲坐在地上。

    之前他被唐十三一剑刺伤,现在又被唐十三阴了一手,一身实力已经被削减的十之七八,雷狮眼神如火般死死盯着远处的唐十三,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以这种自残的方式来攻击自己。

    是的。

    唐十三一口气使出两道剑诀,体内灵力不支,必然会收到反噬之力,此刻他的伤势丝毫不弱于雷狮。

    “这小子,够狠!”天香谷的那名老者,瞧着这般结局,也是极为吃惊,不过他更加倾向于唐十三,这小子要是没有这般狠劲,现在的他情况可能会更加糟糕。

    众人皆知,施展功法,需消耗巨大的灵力,而自身的灵力虽然可以慢慢的恢复,但若是一口气将体内的灵力消耗一大半,那体力能力远转不过来,便会遭受反噬之力,反噬之力或轻或重,这全看功法消耗的灵力的量来决定。

    不过,以如今雷狮的伤情来看,眼前的那小子,伤势定然也是极为严重。

    唐十三检查着体内的伤势后,稍微的放松了一下,他确实受了反噬之力,不过情况似乎并没有想像的那般糟糕。

    他刚才的举措也是不得已而为,雷狮的实力的确强悍,如若不是采用这般方法,那几次攻击之下失败的必然是他。

    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跟他,以伤换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