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好狠!”

    众人瞧着战圈中的那个年轻人,心中不由的暗赞道。

    眼下的这种情况,那少年选择的方式无疑是最为有利的,不过,这其中还有一个众人比较疑惑的地方,雷狮锻神九层的实力,而对方肯定没有锻神九层,那接下来就算以伤换伤,雷狮的胜面也是占据上风的。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场外薛灵双手紧紧的抓住衣角,眼前的局势即使唐十三这般,也无法扭转,她相信场内的少年肯定也是清楚。

    但是,他却执意如此,如果不是有其他的计划,那此人极有可能是个疯子,显然后者肯定不是。

    场内,唐十三仔细的审视过伤情之后,便将目光投向了对面,雷狮的状况外表看起来虽极其惨烈,但是状况肯定要比他自己轻的。

    “啊...”

    雷狮怒吼而起,双眼死死的盯着唐十三,刚才大意之下竟然差点被这小子得手,虽说最后自己凝聚了防御,但是绝大部分的攻击还是击中了自己。

    接下来不能再拖下去,眼前之人手段不按章法,再如此下去,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幺蛾子。

    想通之后,雷狮反而消了点怒气,不过那看向唐十三的眼神,如同来自地狱的死神一般,不带任何的情感。

    “小子,该结束了!”

    雷狮语气平稳,而后其周身的灵力却是在急速的汇聚,显然他是打算倾尽全力了,唐十三这种以伤换伤的打法他不怕,但是他更加倾向于一击制胜,这样不会存在什么变数。

    “呵呵...果然...”

    唐十三心底一笑,雷氏三兄弟做事除了雷老三之外,其余两人均是滴水不漏之辈,自上两次的围杀便可以看出,雷狮做事均是将事情控制在自己可以掌控的度中。

    上次围杀,雷狮直接拦住小七,那是因为在他看来,只有小七才会对他们驻地构成一丝威胁,而当时的唐十三直接被他所无视。

    不过,吃过上次亏后,这一次雷狮必然会更加谨慎,所以唐十三便是赌,赌雷狮绝对不会拖拉,这次他肯定会以修为上的优势压倒性的击溃自己。

    “看情形,赌对了!”唐十三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随之而来的便是更加的紧张,因为雷狮的实力绝对比苍虎更强,接下来就看谁能笑道最后了。

    当雷狮周围灵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忽然其伸出左手,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狠狠击中了右胸。

    “嘭...”

    “噗...”

    沉闷之声响起后,他一口鲜血吐出。

    鲜血并没有落地,而是在其面前刻画了一个诡异的血淋淋的图画。

    图画内,似是有一个人以自身鲜血祭祀,而画面的顶端则是一个半截躯体裸露在云层之外类似妖兽触手般的怪物。

    众人被这副诡异的画面惊吓的不轻,均是不由自主的再次向后退去。

    “血祭之法,太巫之灵!”

    雷狮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突然冲着面前的血色图画,大吸一口,然后诡异的图案又被他重新吸入了体内。

    “生!”

    雷狮颤抖的喊出最后一个字后,浑身如同泄气的皮球一般,瘫软在地上,而众人皆是有所感应,然后抬头向头顶望去。

    “我...我...”

    “草...”

    “见鬼了,见鬼了啊...”

    ...

    众人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开始了飞速的奔逃,但是当他们行至一里多地以后,突然被一面无形的墙壁堵住了去路。

    接着众人便开始疯狂的攻击那堵无形的墙壁。

    唐十三望着头顶上不断伸张开来的触手,在雷狮出手之时他便有所感应,此刻那头顶上方,如同凭空出现一般,一个巨大的妖兽触手正渐渐的抓向他所身处的地方。

    而此刻不断攻击着无形墙壁的众人,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轰击倒地,靠近墙壁的几人,在倒地的瞬间便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到了那堵看不见的墙壁之上。

    只听到“嘭”的一声,随即便是之前那人的几件衣服飘落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众人之中有一位已经被吓的结结巴巴,眼前的景象着实的骇人。

    而唐十三自然也注意到了众人那边的情况,不过他并没有在意,他现在的主要精力而是在面前的雷狮身上,此刻的后者如同一个皮囊一般,根本没有任何的生机。

    唐十三靠近后者之后,用手中铁剑刺了几下后,见后者没有反应之后,便用剑挑开了后者的衣物。

    不过当看清他的躯体的后,唐十三顿时有些心颤,此刻的雷狮,可以用皮包骨头来形容,身体内一丝血肉都没有,深陷的面部似乎带有极大的不甘之意。

    就在唐十三处于震惊之时,突然脑海中传来了一丝悸动,随即一股熟悉的清凉之意便滑过他的心头。

    他握了握手中的铁剑,就在刚刚他感觉到了手中铁剑竟然带有一丝愤怒。

    “咦?”

    忽然一声惊异之声,在众人的耳边炸响。

    “人魂之境?”

    “谁?”

    “你是谁?是人谁鬼?”

    众人被这诡异的声音搞的头皮发麻,现在他们头顶之上那巨大的触手还在渐渐的抓向他们,他们所剩的时间根本不多。

    唐十三谨慎的注视着天空中那个巨大的触手,在声音炸响之际,他就已经察觉到那个声音的源头,乃是天空上那个巨大的触手。

    “哈哈,今日收获不错!”

    那道声音大笑一声,随即天空之上巨大的触手,忽然急速的向着唐十三抓来,而就在此时,一道靓丽的倩影忽然挡在了唐十三面前。

    “你?”

    唐十三一愣,他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甘愿帮助自己,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人还是一个女子,不过随即他忽然有些心虚的退后一步,眼神还偷偷的向着一个隐蔽的方向瞥去。

    “你快走!”

    这名女子便是薛灵,天香谷众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原地,在他们想来,眼前的这名少年不管跟雷狮有着多大的仇怨,但是有一点,这人那个时候敢于跳出来,就是他们的恩人。

    看着那巨大的触手,薛灵心底也是极为的害怕,但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的冲了过来。

    “呵呵!”

    唐十三忽然笑了起来,而后向着天空嘲讽道:“藏头露尾之辈,小小把戏竟敢在你爷爷面前显摆?”

    话落,一剑出。

    一道剑气猛然的冲向了那巨大的触手的根部。

    “噗...”

    就在剑气击中那触手根部之后,一声炸裂的声响传来,随即天空中那个巨大的触手在接触到薛灵之时,便消散开来。

    众人皆是有些惊恐的看着唐十三,他竟然一剑之下击溃了那恐怕的触手。

    “那出声之人是雷狮么?”

    薛灵有些后怕的出声问道,刚才她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没想到,却是突然间被身前之人救下,想起刚刚自己莫名的冲动之举,薛灵忽然觉得脸色有些发烫。

    唐十三没有注意到薛灵的变化,看了看雷狮的皮囊之后,深思许久后出声道:“若是所料不错的话,雷狮已经被刚才出声之人击杀!”

    “什么?”

    “我们身处的这片牢笼应该是一个困人的手法,或许与刚刚雷狮死前施展的诡异法决有关,你仔细看下雷狮死后的面部表情,这分明是透露着不甘以及惊恐的神色!这便说明他在施展法决的最后一刻应该是已经感应到了什么,只是来不及抵抗而已。”

    唐十三脸色非常难看,眼下这般情况已经不再他的控制范围之内了,在他看来,这个诡异的囚笼应该是修魂境界以上的修为才能破解。

    这里的众人均没有修魂以上修为之人,所以眼下能够依靠的只能是小七了。

    “全靠你了,小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