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而就在唐十三一筹莫展之际,小七已经在囚笼之外观察了许久。

    “梦姨,这到底怎么回事?”小七向着一旁身着艳丽装扮的女子说道。

    “这好像是一种结界之力,又或许是某种阵法!”狐梦围着囚笼转了一圈后仍然没有发现任何可以破解之处。

    其实,在这座囚笼刚一成形之时,狐梦和孤影便已注意到了,不过,当时两人并没有冒然动手,他们已经察觉到了此刻的铁木林之内修为高深之人不在少数。

    “现在怎么办,再这么下去十三要危险了!”小七着急道,眼圈已经微红起来。

    “别急,此地暂时不是说话的地方,”孤影眼神锐利的扫视了下四周,随即带领着两人远离了这个囚笼,“小七,放心,大姐虽然是闭关,但这次不是死关,我想现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大姐已经有所察觉,之所以现在不现身,恐怕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在内!”

    “什么意思?”这个时候狐梦也有点不明所以,在她的感应下铁木林之内修魂境界的修士绝对不下与五人,这还是除去她二人的前提之下。

    也就是说,现在的铁木林内围边界之地,光是修魂境界的修士就聚集了达七人之多。

    “呵呵,什么意思?”孤影嘿嘿一笑,眼神冰冷的看向那个巨大的囚笼,不屑的说道:“自然是杀鸡儆猴!”

    “他们既然囚禁了十三,那接下来等待他们的可是大姐的怒火!”

    最后孤影竟然还有些陶醉的感叹道:“真想念大姐发火的样子!”

    “贱人!”

    身旁一大一小两位美女同时轻呸一声。

    “这话你怎么不当着大姐的面说呢?”狐梦有些鄙夷的撇了撇嘴,眼前这人,半点胆色都没有,真是白生了一副男子的皮囊。

    “大鸟叔叔,你最近话多了哦!要保持哦!”

    孤影突然发现自己的话确实有点多了,最近这段时间说的话,好像都比之前一年下来说的话都多了。

    “难道是十三那小子带坏了我?”孤影挠了挠头,心中想的是这锅还是扔给十三的好,毕竟十三现在是山谷中的大红人,金宝宝。

    “才不是呢!十三哥哥肯定是你带坏的!”小七立马反驳道。

    孤影耷拉着脑袋没有辩解,心中却是诽谤道:老天啊!就那小子还用我带坏?你是不知道,每次提议去偷看狐梦洗澡就数他来劲,就像打了鸡血的铁公鸡一般!

    不过,这话孤影可不敢说出来,心中想着过过瘾就罢了。

    囚笼内。

    “阿嚏...”

    “谁说我坏话了!”

    唐十三揉了揉发酸的鼻子,自语道,前端时间内经常被人恶意中伤,一想到完美的形象被他人所诋毁,他心底就有一丝怒意!。

    “你说什么?”

    薛灵见他自言自语,以为他找到了什么线索。

    “啊,哈,没什么!”唐十三哈哈一笑。

    “这个地方暂时没什么危险了!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吧!”唐十三冲着天香谷众人摆了摆手,然后堂而皇之的当众盘膝坐下,开始远转体内灵力修复伤势。

    “你...”

    薛灵脑子有些转不过来,瞧着坐在地上的唐十三,忍不住低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没有危险了?”

    不过唐十三没有吭声,而是向她眨了眨了眼镜,而后黑眼珠往上使劲的翻。

    薛灵看到唐十三搞笑的表情后,虽然明白过来他说的意思,但是还是忍不住扑哧一笑,随即便在他身边坐下。

    “你叫什么名字?”

    “我啊,我叫小三!”唐十三胡扯道。

    “小三?这名字怎么这么别扭?”薛灵皱眉问道。

    “有么?我没觉得啊!这名字多有学问!”

    “是么?”

    薛灵有些无语,小三这名字怎么感觉有些其他的意思呢?

    “小三,以你现在的实力雷豹的其他人为什么不一并清理掉呢?”

    唐十三被搅得有些头疼,这一口一个小三的叫着,万一被他人听到可是要人老命啊。

    “我说这位美女,别喊我了小三了,我承受不起啊!”唐十三苦着脸继续说道:“喊我三哥,三弟都可的,至于雷豹的其余人,”唐十三顿了顿,然后抬头看着天空,像是故意说给他人听,“若是杀了其他人这个囚笼便会更加的牢固,反之,若是我们都席地修炼,那这座囚笼没有能量的供给,到时候便会不攻自破!”

    “哈哈,小娃子,有点眼光啊!”那天空中忽然一道声响传出,“不过你也太小看了本座,就凭你们这几个,就算关你们一辈子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老家伙,要点脸行不?”唐十三嗤笑一声,对于那声音不屑道:“还本座,在我看来,你这老家伙顶多也就是个修魂境界的玩意,难道你还能上了天?”

    “呵呵,有意思,有意思!”那声音随后便是没了后续。

    而唐十三却是脸色一沉,刚刚他有意刺探那老者的实力,那老者最终虽然反应过来,但是其真正的境界到底如何唐十三仍然拿捏不准。

    要说是修魂境界吧,这座巨大的囚笼可不是修魂境界能够凝聚出来的,即使加上雷狮的引导,那也不是修魂境界可以支撑的住的,可要是说修魂之上吧,也不大像,修魂境界之上,即为灵师,如果一个灵师想要屠戮他们这伙人估计也就是几个呼吸之间的事情。

    “哎,伤脑筋啊!”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你们是天香谷的?”想了半天没有想明白之后,唐十三忽然对着身旁的这位美艳的女子问道。

    细看之下,身旁这女子确实算得上一个没人,虽说脸色有着几道血迹,但这更加让得她多了几分楚楚可人之意。

    “我叫薛灵,那位是我的师叔姚盖,我们是来铁木林寻找药材的!”

    “呵呵,为了铁翅鹰而来吧?”唐十三呵呵一笑,天香谷之人必然是冲着铁翅鹰而来的,前段时间他曾经多次出来打探消息,自然知道如今还坚持在铁木林之中的众人多半是冲着铁翅鹰幼崽的。

    薛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了,没有答话,而是将那位受伤的老者搀扶了过来。

    “在下天香谷三长老,姚盖,多谢小兄弟救命之恩!”老者说着便要弯腰施礼。

    “姚老先生,万万使不得,小子可承受不起老先生如此!”唐十三赶忙站起身来,避过姚盖行礼,在侧身将他搀扶住。

    “老先生,小子出现在此处纯粹是个人恩怨,即便天香谷众人不在此地,我也会跟雷狮搏杀一番,所以救命之说便不要提及了!”

    这话唐十三说的倒是一点都没有隐瞒,他跟雷狮的恩怨恐怕铁木城内众人皆知,两者相见必然是不死不休,至于天香谷众人若不是对方是雷狮,他还真不一定管这事。

    “三公子,此言差矣!”老者自灵儿口中已得知唐十三称呼,“人立于世,本心不可移。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老朽但求问愧无心!”

    “小子受教了!”唐十三肃然起敬,恭恭敬敬的对着眼前的这位老者施礼,这位老者绝对是有大学问,简简单单几句话便已将人生说透。

    “老先生见谅,小子因私事暂不能透漏姓名!他日得空,小子必会前往天香谷叨扰老先生几日!”

    “无碍!三公子言重了!”姚盖说几句话后便是一阵咳嗦,“三公子,这枚令牌是天香谷内长老的身份牌,若此事能安全度过,他日三公子可持这枚令牌前来天香谷!”

    老者说完便又回到天香谷众人之中,也就在此时,囚禁众人的这座牢笼开始了颤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