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7 乱搞男女关系

    将咖啡杯放好,方晗双一转头就对上男人犀利的视线,忍不住的紧张,她脚下不自觉的后退一步,却只觉手腕一紧,她整个人被一股力拉着往前倒去。龙腾小说网www.ltxs7.com

    “唔——”

    倒头撞进男人胸膛,方晗双闷哼出声,她双手撑在男人腿上稳住身体,抬起头时看进男人深邃的眼眸,瘪嘴,“你干嘛?疯了不成?”

    “哟,这不还没哑巴!”裴绍佐眉梢轻挑,他掌心扣着晗双的手腕硬生生将她禁锢在身前,眼底几分戏谑,看方晗双手忙脚乱的想要脱离。

    “我肯定没哑巴,你才哑巴了!”起不来身子,方晗双啪啪拍了裴绍佐两下,恼怒的看他,可脸颊还是忍不住的泛红发热,“你抓着我手干嘛?”

    这么近的距离,男人清浅灼烫的呼吸几乎就喷到脸上,方晗双轻敛眼眸,她还是没有勇气若无其事的直视他的眼睛,生恐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在他面前泄漏无疑。

    裴绍佐轻笑出声,看她无尾熊一样在他身前扑腾,突然心情莫名大好,“近距离检查下,我看看声带是不是有问题。怎么时好时坏的!”

    伸手就去扣晗双的小下巴,来不及阻挡,女人下颌被男人的手掌攫住,方晗双被迫抬起头看向裴绍佐,她身子半跪在沙发上,整个人以极其扭曲的姿势半趴在他身上,各种暧昧。

    “你真是有毛病,脑子进水了肯定!检查毛,我声带好着呢!裴绍佐你赶紧松手!”方晗双曲起手指在他大腿上狠狠扭了吧,趁他吃痛松手的时候赶紧起身。

    这男人今天肯定有点儿脑残!

    “靠!爷这是纯纯正正的肉,你真掐的下手去啊!”裴绍佐腿往边上躲,手却利索的缠上女人的腰身。

    砰……

    这回毫无悬念的跨坐在他一条腿上,方晗双整张脸都涨红了,旗胜的工装很简单,白色衬衣加黑色A字裙,此刻裙沿上翻了几分,一双白皙的美腿落在男人眼底,赤果果的诱惑。

    男人手掌贴在晗双腰尾椎骨处,掌心的热度透过薄薄的衬衣熨帖上女人的肌肤,方晗双只觉得自己仿似被炙热的太阳蒸烤,连着耳根子都红透了个彻底。

    裴绍佐挑眉看她,那双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来,掌心柔软的触感,让他无限遐想。好吧,他承认,现在,他当真是爱极了看她红着脸挣扎的样子,无辜,羞涩,诱人。

    男人掌心缓缓用力,方晗双撑不住被她死死按坐在他腿上。

    “裴绍佐——”

    方晗双倒抽口冷气,她气急的吼他,晶亮的眼眸瞪大了瞅着他,她脸色绯红,微微咬着唇畔,身体最柔软的地方贴着男人的西装裤料,她真想晕过去算了。

    “爷没耳聋,你吼什么?”男人音调带着难以察觉的低沉和沙哑,潭底的深沉渐渐浮动而出,那股子喷薄而出的欲在她面前几乎无法掩饰。

    按在沙发上的手指紧紧蜷缩,她又羞又怒,黑亮的眼眸里深深印出男人镌刻深邃的脸庞,她声音几乎颤抖,“我,我声带没问题……”

    可怜兮兮的一句话,裴绍佐只觉得自己几乎崩溃,他也觉得自己魔怔了一样,呼吸渐沉,想要把她揉碎了的心思益发浓烈,压在她腰后的手掌往下往前用力推动,女人整个身体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挪进他的怀抱。

    “真没问题?”男人声线低沉沙哑,他身体微微探前,唇畔几乎碰上她的耳际。

    唔——

    压抑的喘息被死死咬进喉咙深处,手指指尖狠狠刺进掌心,方晗双眼底氤氲层雾水,这样亲昵到几乎色。情的姿势和动作,让她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可以让他这样对待的女人不该是她,也不能是她!

    方晗双咬着唇,她半垂着头,眼眸深处涌动出一股无法言说的悲凉,不被尊重不被在乎的伤心几乎让她掉下泪来,牙齿扣进唇肉,嫩色的唇畔被溢出的血珠染红。

    “裴,裴绍佐……”眼底的泪渐渐上涌,方晗双声音低低的几乎从齿缝间溢出来一样艰难,“我还没恭喜你,恭喜你交女朋友。”

    毫无关联的一句话,方晗双几乎是自虐的用这样的方式来提醒他,这样,不对。

    无论什么原因,哪怕是稀松平常的玩笑,也不合时宜。毕竟,他现在的一个身份,是宋希文的男友。

    心脏仿似被无数的丝线缠绕,随着她的话音溢出来,四面八方的丝线收缩,只勒得她疼的抽搐,方晗双垂着头只留给裴绍佐一个黑色头颅,她眼底的泪终于掉下来。

    啪嗒!泪珠浸印进深色的裙装面料里,消失无踪。

    微不足道的泪滴,她的疼,在别人看不到的黑暗里。

    男人停住动作,裴绍佐眸光深深落在方晗双身上,阒黑潭底一片波澜涌动,他定定看了她半响,沉声命令,“抬起头来!”

    方晗双使劲睁大眼睛,想要逼回去溢出来的眼泪,她不敢抬头,生恐他会看到她现在脆弱和无助。

    看她毫无动作,裴绍佐耐性全无,他眉间微蹙,眸光中几番犀利,男人欲伸手去抬她的下颌,还不及动作,办公室的门被推开的声音。

    叶炎韬看到纠缠在沙发上的两人,他猛的转过身去,砰的一声门再度被关上,接着就传来男人咒骂,“靠!裴绍佐你要有情况记得锁门,别让本少爷长针眼!”

    “……”

    半响无语。

    几乎下一秒办公室的门咣当一声重新被狠命踢开,叶炎韬站在办公室门口怒瞪向沙发上的男人,“你乱搞男女关系!”

    ……

    这句话从叶炎韬嘴里吼出来当真讽刺意味十足,裴绍佐只觉得一群乌鸦嘎嘎叫着从头顶飞过,他冷冷哼了声,“小爷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

    乍然看到方晗双眼底的泪,裴绍佐心底烦躁,口气自然也是冷硬,他扭头看向方晗双正垂着头匆匆抹了下眼睛,男人眼底深处暗色翻涌,他踏前一步抓她的手腕,却被方晗双警惕的避开。

    “我,我先出去了。”

    吸了下鼻子,方晗双匆匆侧身离开,她甚至不敢看叶炎韬的脸,方才两人的样子肯定都被人看到了,她只觉自己格外没脸,哪怕什么都没做,也觉得很丢脸,就好像真的自己做了坏事一样。

    她低着头往外冲,越过叶炎韬身侧时却猛的被人揽住,方晗双只觉得身子被人挡了下,一股大力猛地拉住她甩往旁边,一只脚崴了下,方晗双整个人踉跄着倒退了几步,小腿撞在茶几角上疼得她脸色泛白。

    “喂,你等一下!”

    叶炎韬口气冷淡,向来人浮于事的花花公子被裴绍佐的语气激怒,这会儿是当真动了气,他视线撇过去一眼重新落在裴绍佐脸上,“你既然答应了希文,这种事儿最好不要有。”

    裴绍佐视线落在方晗双身上,看她弯下身去捂住小腿,男人眼底倏然涌上一股凌冽的寒冷,他喉间轻轻哼了声,眼尾拉长了印出抹冷笑,可那笑却分明不达眼底,他淡淡睨向叶炎韬,“我再说一遍,小爷的事儿还轮不到你来管!”

    他的话不轻不重,平平的音调,可室内的整个气流却都因为他这句话给劈开了道口子。

    裴绍佐单手扶住方晗双的手臂将她整个人拉起来,却猛得被她拍开了手,方晗双退后一步,那张清丽的脸上带着疼痛过后的析白,她抿抿唇转身冲出裴绍佐的办公室。

    手里空了,裴绍佐看方晗双冲出去的背影,他眸光微微沉了下。

    叶炎韬微微眯了下眼睛,他视线落在裴绍佐暗沉下的脸上,毕竟不是一般的熟悉,叶炎韬敏锐的接收到裴绍佐身上的气场,他越是生气声音越是平静,虽说不该轻易碰触他生气的底线,但是该说的还是得说。

    “你对谁有意思确实是轮不到我来管,但是,裴绍佐,这会儿满大街的都是你和希文的事儿,你准备让她怎么办?”

    “啧,你这算是宋希文的发言人吗?”啪的将手里的打火机甩在桌面上,裴绍佐半倚在桌边,“她本人还没什么意见你操什么心?”

    “你他妈别跟我这阴阳怪气的,宋希文心里装你多长时间你不知道?要么就别答应,要么就别玩!”

    眼角轻轻挑了下,裴绍佐冷冷哼了声,“她心里装我多久我还真不知道,我跟她还就是玩玩而已你有意见?男欢女爱你不比我更清楚?关了灯谁他妈还分是哪个女人?”

    “裴绍佐,你越说越不靠谱了!”宋希文冷着脸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看剑拔弩张的两个人她砰的关上办公室的门,“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要吵架滚出去吵,别在旗胜!”

    “宋希文你有没有点儿看男人的眼光?”叶炎韬轻讽出声,“这男人就没把你……”

    “叶炎韬!”

    剩下的话还没说完,宋希文突然尖声吼出他的名字,女人冷冷的视线对上他的,“我就是没看男人的眼光!下辈子我投胎前肯定戳瞎这双眼!你也别在这说风凉话,我愿意!”

    “……”

    “好,算我多管闲事!”叶炎韬举了举手,他嘴角勾出抹笑转身离开。

    宋希文站在原地,那张清清冷冷的脸上一下子溢上满满的疲惫,她扭头看向裴绍佐,“你是不是嫌我还不够惨?”

    “跟我没关系,谁让他招惹我!”

    “……”

    砰!宋希文一句话不再说甩上门走人。

    裴绍佐看看被甩上的办公室门,他突然轻笑出声,这他妈都什么事儿!

    站在外面的露台上,方晗双双手握住前面的栏杆,她停下脚步,眼泪终于忍不住的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细细的抽噎声被吹散在风中,她心中很多委屈,满满的压得她难受到极点,却不知道该怎么宣泄。

    哭了阵子,觉得痛快了,方晗双吸吸鼻子抹干净眼里的泪,她轻轻拍拍自己被风吹得涩涩的脸沉淀心情。平静下来才察觉到小腿的地方很疼,索性并不严重,只留了块淤青。

    方晗双俯下身去用了力气去揉,他说过,淤青不揉开了好得慢。

    想到裴绍佐,心底忍不住又起酸涩,咬咬牙根,方晗双轻轻闭了下眼睛,如果注定他不是她的良人,那哪怕是用刀子,也要把他深扎在她心底的种子连根刨除,不留半点痕迹。

    下午的工作状态很不好,整个气压低的可以,方晗双刚调过来无非也就是做个基础工作,裴绍佐好似出去了,一下午都没见人影。

    不过也好,见了反倒是要尴尬的。

    手机铃响起的时候,方晗双正在影印东西,她看一眼号码匆忙接起来,“舅舅?”

    “晗双,我到你公司楼下了。”

    “你怎么会过来?现在就在楼下了吗?那你等等,我马上下去。”

    匆匆收了线,方晗双急匆匆的坐电梯下到大厅,杨成民就坐在前台旁边的长椅上等着,他手里拿着瓶矿泉水,身上穿着件廉价的T恤,看到方晗双下来急忙站起身来。

    将杨成民请到一侧坐下来,方晗双倒了杯水给他,“今天怎么就过来了,之前也没给我来个电话?”

    “晗双,舅舅就直说了,我这次过来,是因为你舅妈要动膝关节手术,这七拼八凑的也没凑够那数。”

    方晗双沉默了半响,她知道舅妈的腿一直不太好,之前一直保守治疗,这回估计是疼得没法再凑合了,对于乡下的农民而言,攒个钱真心不容易。

    如果不到万不得已,舅舅不会开口。

    “舅舅,还差多少?”

    “六万,手术全部做完要十几万。”

    “我哥那里,您没说吧?”

    “没,上次你哥给我送回去二万,他这刚出来,我也怕别为了钱出点别的事儿。你不也打电话让我以后要钱的事儿先找你吗?”

    “那就好。”方晗双舒了口气,她抬起头看向杨成民,“舅舅,这钱我来想办法,你别去找我哥了,你给我留下卡号,等我凑齐了就给你汇上。”

    “行。”

    送走杨成民,方晗双颓然坐在椅子上,她双手覆在脸上,只觉得满身满心的疲惫,她这才毕业多久,赚的钱也都随赶着还些零碎的账务,这会儿她真的是半分钱没有。

    六万块钱不算多,可对于方晗双而言却着实有难度。

    夜幕降临,整个办公室早都走没了人,方晗双关了门后沿着外面的小路往宿舍走,她在宿舍外面一侧的长椅上坐下来,夜晚有些闷热,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失神的看着一边的景观灯,方晗双抿了抿唇,她划开手机屏幕点开联系人一栏,手指在屏幕上划过,方晗双硬着头皮找还算熟悉的人借钱。

    “秦岚,不好意思,我最近急用钱,能借我点不?”

    “你需要多少?”

    “看你方便吧。”

    “我几乎就月光族一直没存下钱,就刚刚发了的工资还没花掉,借你三千好不好?”

    “行。谢谢,等我发了工资再还给你。”

    亲戚这边,估计舅舅能借的都借了,方晗双可以借钱的人也就只剩下同学这条路了,可终究大家都财力有限,更何况,她总共也就只有那么几个朋友而已。

    以前遇上大事儿,她还能找裴问晴帮忙,可自从那件事后,方晗双从心底里不愿意再给裴问晴添麻烦,问晴愈是热情她愈是愧疚。

    至于裴绍佐么,方晗双苦笑下,她答应过他,她只求他不找哥哥的麻烦,不会再求他办任何事。

    一个个电话拨出去,直到手机里传出个机械的女音,您好,你的电话已停机。

    方晗双失神的望着手里的手机,一圈绕下来,不过只有几个答应借给她钱,统共凑起来还不足一万元。

    叶炎韬发动车子准备走人,刚开出去就见着方晗双坐在花坛边的长椅上打电话,本想不理睬的直接走,猛然想到明天的酒会还得需要她出席。

    男人停下车走过去,就听到她正握着手机小心翼翼的请求对方借钱,也不多,就几千几千的借。入神的连他站在她身边好长会儿时间都不曾发现。

    叶炎韬甚至想,如果自己不出声,她还会继续发呆下去。

    “你要多少钱?”

    喝!

    猛然听到个声音就响在自己身边,方晗双惊的一下子站起来,她看向站在一边的叶炎韬,几乎是出自本能的就退了小步,之前在办公室的争执,他看她时眼底的鄙夷。

    方晗双都敏锐的察觉到,她抿抿唇,站在一侧并没回话,思绪一时抽不回来。

    “问你话呢。”叶炎韬不耐烦的皱眉,连带着语气都不好。

    方晗双抬起眼看他,答非所问,“我跟裴绍佐,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

    “……他,他不喜欢我。”

    叶炎韬沉默半响,他看向方晗双,突然觉得这女孩子,怎么说呢,实在是诚实。

    “那就是说你喜欢他?”

    猛的抬起头,方晗双眨了下眼睛,声音低却坚定,“不是。你误会了。”

    他要是真误会了才有鬼!

    叶炎韬烦躁的眯了下眼睛,“行了,你刚刚不是借钱?需要多少?”

    “还需要五万二。”方晗双沉了下,还是一五一十的回答。

    “算得倒清楚。剩下的这些我借给你。”

    “为什么?”

    “为什么?我肯定有条件。”

    “……”

    “第一,明天你跟我参加酒会!第二,本少身边临时没别的女人,你暂时先冒充我女人。”

    方晗双看向叶炎韬,“我可以跟你参加酒会,第二条不行。”

    “我说了是冒充。”

    “冒充我也不要。”

    男人眸子危险的眯起,“怎么?本少还配不上你了?”

    “……我不喜欢这种游戏,我说了我不喜欢裴绍佐,肯定也会离他远远的。所以,冒充这种事情很幼稚!”

    幼,幼稚?!

    叶炎韬瞪着双眼睛,几乎想从方晗双身上瞪出个洞来,半响后,他轻笑,“哟,你这不挺聪明的,还听得懂本少的画外音。”

    方晗双没吱声,“你要方便,明天能把钱给我吗?你可以计算利息,等我攒了钱就还你。”

    “本少要靠你那点儿利息早饿死了!”

    看叶炎韬上车离开,方晗双站在原地静默了半响,夏日的夜晚,空气里满满的闷热,浑身粘腻,连着心情都浮躁了起来。

    017 乱搞男女关系  欢迎访问龙腾小说网请记住收藏!我们的网址www.ltxs7.com 网站手机版阅读!直接访问网址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