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9 钱色交易

    裴绍佐眼睛危险的眯起来,他喉间性感的喉结上下轻滚了下,眼角的笑意倾泻而出,带着一抹冷凉渗透至肌肤里。龙腾小说网www.ltxs7.com

    男人眉梢轻挑,薄唇勾出抹弧度,“叶炎韬倒是会选人,回头总经办的人都得调教下才行。”

    宋希文艰难的挪开视线,她眼底涩然,在外人面前一直强势冷静,可没人知道她心底无数次被撕开的伤口。坦白说,叶炎韬不是个好男人,他的女友排成排,各个国别肤色不胜相同。

    迄今为止,宋希文都悔得肠子都青了,恨死了自己会瞎了眼看上这个男人,几年下来,她冷眼旁观他身边的女人一茬换了一茬,心脏早已经麻木到起不了半点涟漪。

    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方晗双站在他的身边,她居然无法像以往那样视而不见。

    “她到底,哪里好?”

    裴绍佐眯了下眼睛,他视线挪回来落在宋希文的脸上,女人清冷的面容上涂了层冰霜,低下去的音调带着不甘和挫败。

    “绍佐,她比我漂亮吗?比我好吗?我就在他身边站了这么多年,你都看得明白,为什么他不懂。”

    “他身边的女人多了去了,你居然这会儿才在意起来了,这才让我好奇。”裴绍佐声音微冷,抬起的视线掠过去,恰好看到叶炎韬手臂搭在方晗双的腰际揽入怀里。

    他冷冷哼了声,当真恨不得把叶炎韬那双爪子给剁了。

    她到底哪里好?他也想知道。

    认识这么多年,可仿似突然才懂了她。裴绍佐微微偏开视线,或许她身上诸多优点也或许她身上诸多缺点,但是那些对他而言都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他现在很不爽!

    方晗双是哭是笑,都得他说了算。

    这种奇怪的掌控欲,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在他不曾留意间已经存在,裴绍佐轻笑,好在,他还很喜欢这种感觉。

    就好比心中突然有了底,不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我煎熬,那种心思柔软到不可思议。

    宋希文苦笑,她深深吸了口气,“因为方晗双跟他曾经的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同。”

    叶炎韬花心,但是用钱堆砌出来的感情根本就不是感情,这男人的风流情史堪比一部史书,宋希文厌恶极了这样的男人,可偏偏自己又放不下。

    自从叶炎韬将方晗双聘入公司的那一刻起,就仿似在宋希文心头扎了一根刺,她想不在乎,却还是高估了自己。

    是,她害怕,她怕叶炎韬会因为方晗双而收心,她害怕自己再也没有任何机会走进他的心里,她不甘心又不愿意放下身段去追求,更害怕她把自尊打碎后还是得不到任何回报。

    矛盾到极点,矛盾的让她想把自己的脑袋敲碎了。

    伸手敲了下自己的额头,宋希文抬起头来,方才的颓丧仿若昙花一现再不见踪影,“算了,管她同不同,错失了我等着后悔去吧!”

    宋希文咬着牙说,看不到她的好的男人,有眼无珠!不是她的问题。

    裴绍佐没说话,他视线落在方晗双身上,看她红着脸推开叶炎韬的手臂,显然不习惯她身上的礼服,就看着她双手不知道往哪儿摆似的,一会儿伸手按在胸前,一会儿拽拽肩带。

    她的动作小心翼翼,唇瓣轻轻抿着,那模样儿充满着小紧张,明明该是不痛快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裴绍佐只觉得心底有块地方被勾了起来,柔软到极致,恨不得将她抱在怀里,埋掉她所有的紧张和无措。

    “不同吗?!”男人眼角轻眯,端着酒杯的手指渐渐收拢,裴绍佐咀嚼宋希文嘴里的含义,他看她一眼,嘴角勾起抹冷笑,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以裴绍佐对叶炎韬的了解,他的魔爪从不伸向他在乎的人,好吧,渣男的唯一节操!

    倘若说不同,是不是方晗双对他也是不同?

    “等你这边理顺了,我还是要回美国。我就不信我宋希文没行情。”恨恨的瞪过去一眼,看叶炎韬吊儿郎当的笑,宋希文缓了缓情绪,不能受他影响。

    “你若想回去,随时可以。”

    “那把我手上的工作做完,我就回去。”

    “可以。”

    “……裴绍佐你确定你能对你现在说的话负责?别我刚回去又把我召回来?”宋希文奇怪的看他一眼,这男人现在说的话可跟前几天直接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不是她不想回去,是她实在是好奇。

    “我的意思是,我准了。”

    男人嘴角翘了下,他抬头看向会场一端的男女,喉间溢出声冷哼,虽然他本人没什么善心,但是偶尔心情好了也可以牵线搭桥。不过,很可惜,现在,这一切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你干吗?叶总你是不是故意的成心的得为的占我便宜!”啪的拍掉叶炎韬放在她身后的手臂,男人掌心贴在她腰部裸露的肌肤上,皮肤摩挲间的暧昧,直接挑战方晗双的道德底线。

    看她红着脸防色狼一样防着他,叶炎韬几乎炸毛,“你脑子有毛病啊?本少摸你那里了?你就裸着身站我面前我都不一定看你一眼的,你看看这里哪对男女隔了十万八千里站着的?!”

    “男人的头,女人的腰,不是情侣不能摸。”方晗双轻咬唇畔,她心里也委屈,说她保守也好怎么也罢,她就是觉得别扭。

    “靠!你活远古时代啊?!不对!母系社会一女人还好几个男人呢!我说你到底纠结什么?”狩猎无数头一回遇到这种的,叶炎韬直接崩溃。

    方晗双偏开头,头上三根黑线滑下来,跟这个人说话就从来没对茬过,什么一个女人好几个男人?

    “这也不是我说的,老人不都这么说吗!”

    “那你说怎么办吧!”

    “你走就是了,我就跟你后边,保证不掉队!”

    “……”绝望,彻底绝望!

    叶炎韬仰起头深吸了口气,他低下头时几乎是磨着牙跟方晗双说话,“你也甭跟我来这套,要么你回去,借给你的钱没门儿!”

    话说完了,叶炎韬转身就往会场里走,方晗双站在原地楞了半响才反应过他话里的意思来,赶紧小步跟了上去,“我又不是不还你钱,小气!”

    “哎,我还就是小气了!”叶炎韬扬扬眉毛,他手臂一弯冲向方晗双,“挽住。”

    方晗双瞪过去一眼,虽说几分不甘愿,也还是把手伸过去挽住男人的臂弯,说实在的,叶炎韬的风格虽说跟裴绍佐完全不一样,可也帅得掉渣,两个人站在一起自然是抢眼的厉害。

    尤其是方晗双这一身性感的旗袍,青涩的肢体语言,成熟诱人的身体曲线,保守的旗袍款式与时尚的完美结合,她本身将这种矛盾演绎到极致,让人一下子都挪不开视线。

    看叶炎韬走去的方向,方晗双脚步停滞了下被他带的踉跄几步,一眼看到裴绍佐和宋希文站的地方,方晗双心底几分紧张,身体已经做出最直接的反应。

    她,不想出现在他的面前。方晗双不用想,她都几乎可以预料到他的嘲讽。

    “怎么了?”叶炎韬缓了下脚步侧身看她,方晗双匆忙摇了下头跟上他的脚步。

    其实,如果不在乎,哪怕是最难听的话呢,又能怎么样?

    反正不会少块肉,也不会少多少钱,不当回事儿就是了。

    叶炎韬站定在裴绍佐身边,“嘿,你们先早到了啊!”

    “嗯,早到熟悉下,我们毕竟眼生,免得失了礼节。”宋希文淡淡扫了叶炎韬一眼公事公办的解释,她眸光落在他身边的方晗双身上,喉间仿佛被什么东西梗住了一样。

    这一打扮,当真两个世界的人一样,确实漂亮。可女人之间的嫉妒真的要命,让她由衷的赞美,宋希文还是说不出来,只冲着方晗双点了下头。

    裴绍佐眸光落在方晗双挽在叶炎韬臂弯间的手臂上,眸光利的几乎想刺出个洞来。

    他的视线直接,犀利,毫不避讳,方晗双被他盯得全身发毛,那种感觉仿佛自己被赤身*的摆在他面前观赏一样,哪怕心里做了再多建设还是免不了紧张。

    裴绍佐眼中眸色暗沉,近距离看才发现这衣服尺度大的可以,他冷哼了声,说出口的话半是讥讽,“这衣服你也敢穿出来。”

    方晗双指腹微微用力,喉咙口仿佛被堵了团棉花,想要说话可就说不出。

    “怎么就穿不出来?这感觉多好!”叶炎韬接过话去,他手臂用了力将方晗双揽进了一分,这动作多少带着些挑衅的意味。

    裴绍佐没说话,他微微偏开头捕捉到宋希文眼底一闪而过的失落,男人谭底晕开抹笑意,他看向叶炎韬,“小爷就提醒你一句,别竟干些自挖坟墓的事儿。”

    “希文。”还不等叶炎韬反驳,一个男音突兀的插进话来。

    来人一袭利落简介的职业装扮,三十出头的年纪,举手投足间的气质风华,他脸上带了副无框的眼睛,嘴角挂着微微的笑。

    宋希文赶紧调整了下表情迎过去,“表哥,爸爸说你要过来我还不信,你还真来了啊!”

    “你爸嘱咐了让我看看你,怎么也要抽时间见见。”姚政说着视线落在一侧的裴绍佐身上,“不介绍下?”

    “啊。绍佐,这位是我表哥姚政,在商务局任职。这位是裴绍佐,我男朋友。”宋希文仿似突然回过神来,她微微笑了下给彼此介绍。

    男朋友。

    亲昵的称呼。方晗双小心调开视线,让自己微笑。

    忍不住的想,哪一天,是不是她也能大方的幸福的向别人介绍,这是我男朋友。

    只要有那么一个人,可以让她从心底微笑,让她觉得温暖就好。

    叶炎韬一眼看过去,他眸光深沉的看着裴绍佐和姚政握手。这情况,他要不明白那才脑残了,宋希文和裴绍佐的事儿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这会儿算是先期见家长了。

    拉着方晗双来到一侧,叶炎韬随手从服务生的托盘上拿了酒杯,他随手递给方晗双一杯,“走吧,跟人打个招呼去。”

    “哦。”

    看看手里的葡萄酒杯子,方晗双捏在手里,想要说她不能喝酒,酒量太差,可看叶炎韬一下子沉下的情绪她也不好再开口。

    方才站的地方,几人正相谈甚欢,方晗双看过去,能看到裴绍佐侧脸的笑意。

    “看清楚了?!你记住你没戏就行。”叶炎韬一句话让方晗双慌忙收回视线。

    “我没……”反驳的话还没等说出口,就消失在叶炎韬接下来的话里。

    “行了,我带你来就让你看明白,你就心里有什么也给憋回去。虽说是非正式场合,但是家里人见了面这事儿就基本定音了。你也别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本少从小就练就了双火眼金睛,你那点儿小心思逃得过谁的眼睛啊。”

    被叶炎韬噼里啪啦的一通话说下来,方晗双半个词儿都插不进去。

    原来,他带她过来,竟是为了这么个理由。这个男人,哪怕再花心,可还是个好人。

    她站在原地,那双晶亮的眸子里沉静如水,淡淡光华缓缓的印在叶炎韬身上。没有嫉恨,没有悲伤,只余留一抹清浅的笑容。

    “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我一开始就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裴绍佐不会是她的良人,可是还是不知不觉的走上了一条不属于她的路。

    跟在裴绍佐的身后走了这么久,她看到的永远是他的背影,不是不期望他能回头看她一眼,哪怕只是一眼。可有时候又害怕他回头,只要他不回头,就看不到她所有的小心翼翼。

    她还是可以在他眼前时装作无所畏惧,用一个普通人的眼光看他。

    事到如今,方晗双知道自己连在暗地里再去看的资格都没有了。因为她的所谓默默注视,会给另一个女人带来困扰。

    她不想这样,也不会这样。所以,叶炎韬的担心,真的蛮多余的。

    “我穿这样,真的好看吗?”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转折的太快,叶炎韬奇怪的看一眼方晗双,“啧,我说了别怀疑本少的眼光。”

    勾起唇角,方晗双缓缓的笑,“谢谢。”

    “……”

    虽然没明说,可叶炎韬觉得他明白方晗双的意思。

    谢谢他把她变得漂亮。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这辈子,总也想在他面前漂亮一次。

    跟着叶炎韬走了一圈,一杯葡萄酒一小口一小口的抿过也渐渐见了底。方晗双摸摸自己有点儿发烫的脸颊,果断的换了饮料。

    商场上的人,几句话就能热络起来,叶炎韬被人缠住了,他回头拍了下方晗双的肩膀,示意她自己。方晗双舒了口气,她自己找了个寂静的角落,一天没吃东西,这会儿头有些晕,在自助区拿了些甜点。

    方晗双视线望出去,整个会场的人谈笑风生,气氛热闹的不得了,偏偏她是怎样也融不进这个氛围里,格格不入,说的就是这种感觉吧。

    踩着高跟鞋长时间站立只觉得累得厉害,想要离开,又想问问叶炎韬关于借钱的事情,说是要给她的,可这会儿看他整场里乱窜,估计是把她的事儿给忘记了。

    “宋市长的千金跟他一块儿出席了。我看着倒是不错,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绍佐说回头他会给你解释,只说让你们别跟着起哄,他的事情他自己有数。”

    旁边传出个声音,因为提到裴绍佐她难免好奇,露出头去时就看到个男人正在打手机,方晗双眨了眨眼睛,她在电视上见过他,琅誊的对外发言人,陈启安。

    想来,是跟裴绍佐的父母汇报。

    方晗双挽唇而笑,其实她也觉得宋希文蛮好的。

    她身子半倚在一侧的廊柱上,端起一侧的饮料喝了口,苹果口味,酸酸甜甜的。方晗双笑,忍不住的多喝了几杯,这滋味儿真心跟她的心情符合。

    叶炎韬过来的时候身子明显的晃了下,方晗双赶紧踏前一步扶住他,眉心蹙起,“你不要紧吧,喝酒了?”

    “没喝多少,本少这酒量,几杯葡萄酒根本不在话下。”男人勾着眉笑,那模样儿落在方晗双心里只觉得心疼,看他大大方方的将手搭在她肩膀上,方晗双也没推拒。

    “可你今天很明显不在状态,不说喝酒也要看状态的吗?!”

    “……嘿,我说妞儿,你是不是说话永远这么直接!”

    “我含蓄了怕你听不懂!”他这样子,别人或许不明白,方晗双却是感受得到的。

    叶炎韬沉默了会儿突然笑出声来,他俯下身去,视线望进方晗双眼睛里,“我突然发现我们俩还真不是一般的般配,不考虑试试?”

    “你明天醒酒了肯定后悔。”方晗双唇角微微勾出个笑,也不把他的玩笑话当真,她用力拖住他身子,估摸着肯定不是几杯葡萄酒那么简单,“你是要回去还是帮你找个地方休息?”

    “到外面吹吹风醒醒酒。”

    站在外面的长廊上,夜风吹过来还是燥热的厉害,别说醒酒了,还不如会场里空调的温度。

    叶炎韬似笑非笑的瞅一眼方晗双,看她落落大方的站在那里,也不似刚穿上时那样小心谨慎,“不觉得别扭了?习惯真他妈是个好东西。”

    “……因为这里没人。”

    “靠!我不是人吗?”

    “……”

    “你过来。”男人突然勾了勾手指头,方晗双依言靠近一步,叶炎韬突然扣住她拉近了细看,“没想到你还挺耐看。”

    方晗双猛的推开他后退一步,她满脸恼怒的瞪他,“你别借酒装疯!”

    “行了,开不起玩笑,这个给你。”男人从兜里掏出张银行卡来递给方晗双,“密码我给你发信息。”

    伸手接过银行卡,方晗双感激的看过去,“可能会有点慢,但是我会连本带息的还给你。”

    “利息吗?”叶炎韬突然诡异一笑,他伸手拉住方晗双俯身压过去,方晗双没料到他乱来,还不及避开让他抓了个正着。

    “你陪本少这一晚就当是利息了。”

    他的话音里几分玩笑,知道他是说今晚上的应酬,可方晗双还是忍不住的脸红,她掌心捏着那张银行卡,退后步拉开两人的距离,眉眼间清浅的笑,“你说这话也不怕别人误会。”

    “怕什么?再说了,你表现不错,本少很满意!”男人眼角微微勾了下,一抹子暧昧斐色倾泻而出。

    看来真是醉了,这话是没错,可处处透着奸情滚滚的暧昧,方晗双瞪了他一眼不自在的偏开视线,陡然看到宋希文就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心底的魔咒不断涌动,宋希文轻蔑的视线落在方晗双身上,“真没想到,你也是这样的女人!身体就那么好用吗?!”

    恶毒的话,不受控制的吐出来,宋希文觉得自己就像是故事里的恶婆娘,她最最厌恶的那样的人,可现在却就这么从自己嘴里跑出来,恶毒到连她自己都开始厌恶自己。

    方晗双张口结舌的站在原地,她脸色涨得通红,知道宋希文误会,可反驳的话却说不出来,掌心里的银行卡还有一角露在外面,仿似她说什么都没什么说服力。

    “喂,宋希文,说话别夹枪带棍的啊!”

    叶炎韬出口插话,这一句,就仿似导火索把宋希文心中的理智完全都给击溃掉,她针对他的任何一任女友,哪怕是再恶毒,都不见他为她们说一句话。

    眼泪突然就溢了上来,那种压抑许久的心酸和无望让宋希文所有的坚强都退隐,她忿忿看向叶炎韬,“我就是夹枪带棍怎么了?她能收了钱跟你上床还不允许我说了是不是?”

    裴绍佐刚踏出会场就听到宋希文这句爆炸性的话音,男人眸光冷至极点,从见到方晗双踏入会场就一直紧绷的那根线直接嗡的一声绷断了。

    “靠,本少跟谁上床还碍着你事儿了!”

    叶炎韬脾气也上来了,他几乎是故意的拉住方晗双把她抱怀里。

    头更晕了,方晗双拿手指使劲儿掰开叶炎韬的手,“你,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们,根本没……”

    上床这俩字儿她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另一手臂猛然被人抓住,方晗双身子后移一下子撞进个胸膛,男人身上好闻的气息窜进鼻尖,方晗双又觉得自己鼻尖酸酸的,裴绍佐单手环住她的腰身,声音冷冽,“你收钱了?”

    脑袋嗡嗡的晕的厉害,方晗双只觉得脸颊烫的很,她瘪瘪嘴,“我是收了钱,可是,这是我借……唔……”

    话还没说完男人环着她腰身的手臂死死的收紧,方晗双疼的哼了声,掌心的银行卡突然被人夺了过去,裴绍佐一把扔向叶炎韬,“宋希文,这男人你要就收了,别祸害别人!”

    “靠!你说什么鸟话!本少什么时候祸害人了?!”

    不管他的唧唧歪歪,方晗双几乎是被人拖走的,经过会场一侧时,她听裴绍佐说了声,“陈叔,有点儿事情要处理,我先走了。”

    陈启安看看被裴绍佐环在怀中的女孩子,嗯,穿着很风骚,气质很清纯。

    “你爸那边你可以不管,但是我建议你最好还是给你妈去个电话解释下。”非常中肯的建议。

    “知道了。”

    方晗双撬不开他的手,高跟鞋划拉在地面上格外不得劲,她眸光几分潋滟,抿着唇喊,“裴绍佐,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趁小爷还足够理智,闭上你嘴巴!”

    男人声音岑冷如冰,方晗双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眼睛警惕的看向裴绍佐的脸,可总觉得他的脸模模糊糊的,方晗双摇摇头,“你到底气什么?我是跟他借钱而已了,你把卡扔了算怎么回事。”

    裴绍佐身体顿了下,他暗沉眸光落在她身上,脚步却半分未停顿,直到把她整个人塞进车里。

    脑袋沉的厉害,方晗双觉得连着眼皮子都快睁不开了,车子开得极快,快到她五脏六腑的翻腾,各种不舒服,等到车子一停,她手忙脚乱的爬下车来,双手扶着车身,方晗双深深的喘息,她掌心附在胸前顺了会儿才觉得缓了口气。

    裴绍佐站在她身边看她,掌心贴上她的脸,热烫的不可思议,夜色下,他的眼眸很黑,就像黑色的丝绒,让人溺毙其中就逃不开。

    “你喝酒了。”

    男人声音低沉,落在人耳朵里好听的很,方晗双觉得浑身软的厉害,她手掌撑在车身上才能稳住身体,他的掌心摩挲着她的肌肤,让她觉得脸又更烫了。

    裴绍佐直接拉过人揽在怀里,半拥着她向电梯走去。

    “我喝的饮料,苹果味的。”方晗双偏着头想了下,就一杯葡萄酒而已。看着不断往上升的红色数字,她偏开头看向裴绍佐,“你带我去哪里?”

    裴绍佐失笑,又不是小学生的宴会,怎么会有饮料,她说的大约是果酒。

    酒精含量极低,但是不代表没有酒精。他记得裴问晴说过,方晗双的酒量很差,一杯必醉。

    “是吗?好喝?”男人答非所问。

    “嗯,真的蛮好喝的。”

    方晗双弯起眼眸轻轻笑,酸酸甜甜的感觉,偷偷的酸涩偷偷的甜蜜,一个人的心情,在身体里沉淀。

    她的表情,纯涩到极点,可每一种都在拉扯他的神经,裴绍佐眸底轻蕴,她身子倚着他,柔软的曲线贴合进他的怀抱,那种诱惑,若有若无,却会把男人逼疯。

    裴绍佐单手挑起她的下颌,眼底的暗沉斐色渐渐涌动,“苹果味?我尝尝。”

    019 钱色交易  欢迎访问龙腾小说网请记住收藏!我们的网址www.ltxs7.com 网站手机版阅读!直接访问网址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