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1 大结局(下)

    五千万以现金形势交易,对方却绝口不提那块地皮的事情。龙腾小说网www.ltxs7.com

    直到,裴绍佐伤人致伤的诸多照片寄到家中,苏墨才彻底明白对方的意思。

    不是绑匪脑残,而是他们早已想好了对策,让裴家自动放弃追踪,那块地皮裴家无偿赠送给方明凯,后来由操作再度拍卖,而方明凯也主动自首,五千万如数追回。

    甚至有一段时间无论裴琅与陆仲尧如何打探都不无法确认对方是谁,目的是什么。无端端损失了一块地皮,不止是表面上亿的损失那么简单,所起到的连锁反应让人措不及防,但是却找不到为这损失买单的人。

    好在琅誊的根基终究是稳固的,苏墨只要一想到那个时候,她心里就各种恼怒。

    当方晗双坐在她面前跟她交易那笔地皮的所有详细材料时,她真的没有想到,那个孩子,之前跟问晴玩得极好,她见过几次,眉清目秀沉静的让人心生喜欢,可怎么都没料到是她在背后推了绍佐一把,让苏墨不得不将他暂时送到国外。

    舆论的压力无人想象,富二代权二代打人致伤的新闻如果扑散开来那种道德舆论的压力,苏墨是断不会让裴绍佐去承受。在他还不足够成熟的年龄,苏墨和裴琅的观点完全相左,她不想这些孩子在这样的年纪里开始接触利用与反利用,还有各种信任危机。

    但是裴琅却觉得是男人就得承受住这样的打击,如果承受不住那就不配叫男人,事情只有自己亲身体验过才能长记性,但是被苏墨掐了几把踹了几脚外加两天没进去卧室门,他果断的妥协了,老婆最大,儿子神马的都靠边儿站吧。

    其实那件事情,说白了,要怪别人先要怪陆家当初做的太绝情,只是,上一代人的事情,无论再怎样纠葛,苏墨都不想让下一代的人参与进来,毕竟陆宛辰临终前唯一托付给她的事情。

    用生命的代价,要求苏墨帮她把女儿带大,完全脱离陆家。

    只是,苏墨以为,过去的事情都将会掩埋在过去的泥土里,裴问晴永永远远都只会是裴问晴。可后来,当事实被揭开,问晴几乎癫狂的撕开裴绍佑的手臂,那种绝望,让苏墨突然怀疑自己究竟是错是对。

    那,已经是另一个故事。

    “妈,我先挂了,有事情要处理。”

    苏墨按按太阳穴的地方,收回心思,手机另一端传来裴绍佐的声音。

    “好,我就给你说你自己的事儿自己有数着点儿,现在这漫天谣言的,你最好还是处理下。”

    “我知道了。”

    匆匆收了线,裴绍佐按按眉心,他签好字后随口问,“方晗双今天没过来?”

    “请假了,好像是家里有事情。”

    “嗯。”

    没再细问,裴绍佐示意可以出去了,他手掌压在脖颈处转了转,他基本也猜得出来方晗双今儿什么事情,他的账上被划走了五万多块钱。

    男人身子深陷进背后的真皮转椅里,阒黑的眼眸略略眯了下,今儿整个旗胜都在谈他跟宋希文的事情,方晗双没过来倒也算得上是个好事儿,回头再给她说下原因。

    想到这里,裴绍佐明显的愣了下,什么时候他也有了向别人解释的冲动了,以往只觉得自己做的没有对不起其他人,甭说解释了要佐小爷句话那都难上加难。

    唇角微微勾了下,裴绍佐轻笑,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总也会迸出方晗双的样子,他几乎可以想象,她抿着唇睁着双眼睛谨慎而小心的笑,裴绍佐,恭喜你。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以前她说话的时候他从未曾有过特别的感觉,可现在,仔细想起来,她的笑容总也让他心底莫名的疼,恨不得拿手盖住她的脸。心脏好似被看不见的东西捏住了,一个不察觉就会被捏得死疼。

    之前的那件事,虽然苏墨什么也没说,但是解决的相当不彻底,裴绍佐当时年轻气盛,自然想要弄个明白,只是这一切都被裴琅一手压了下来,只说,再扯下去会让老妈伤心,而且对问晴也不好,裴绍佐不明白不好在哪里,但是老爹都发话了他也就忍过去算了。

    但是,并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最起码,他被遣送出国这事儿,要没点儿原因,他是打死都不信。

    很久之后,他约莫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只是时间疏忽而过,对他而言再予追究都没什么必要的。之前苏墨又提起来,裴绍佐知道她想说什么。

    但是,事实是,现在,是他不想放开方晗双。哪怕,当初她确实对他用了手段,但是那又如何?

    裴绍佐的字典里绝对不会只执着于过去,他想要的,是现在和未来。

    哪怕是裴问晴,无论他曾经如何细心放在心底,但是倘若无法彼此对等付出,那她也只能是他的过去式。

    裴绍佐深吸口气站起身来,这辈子,还从没像现在这样,他迫切的急切的想要用尽一切办法,只想看看方晗双心无旁骛的真心的笑容。

    男人喉间轻滚了下,突然想起她在他身下闭着眼睛低喘的样子,满脸的红晕,长长的睫毛,细嫩的肌肤上被他失去力道的掐出诸多痕迹,身体绷得紧到极点,裴绍佐低咒了声赶紧的将那画面挪出去,他伸手按下内线,“让宋秘书进来趟。”

    不出片刻,办公室的门被人敲了下,宋希文进来,顺便抱了一沓文件让裴绍佐签字,“喏,这些是工商和环保的手续,你看下。”

    裴绍佐扫了她一眼,随手将文件挪了下,他整个人斜倚在老板台前的桌角上,脚踝的地方交扣着,那姿势慵懒恣意,男人手掌在桌面上撑了下,裴绍佐眉梢轻挑,“放那里,我找你有别的事儿。”

    “什么事?”宋希文闻言站直了身子听着。

    “这新闻你是放出去了,小爷这名声被你毁得不轻快啊。说吧,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干?别整天的给小爷下套!”

    宋希文冷睇过去一眼,“我还真没顾虑过你名声,不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我这变着样的帮你,你别膈应我了啊!”

    “啧,你这话在说你自己吗?怪不得叶炎韬身边女人一沓一沓的换,你还能把他放心上。”

    “裴绍佐!”宋希文失控吼了声,“你成心刺挠我吧?!”

    裴绍佐冷哼了声,他眉梢挑起看向宋希文,“哟,那宋小姐怀了我的种,就得我负责是吧?这敢情好啊今儿去领证得了。”

    他这话里几分冷意几分讽刺,摆明了的让她难堪,宋希文脸色微霁,她偏开头去,“你别阴阳怪气的,没经过你同意是我不对,但是我当时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我以为你不会在意。”

    此一时彼一时,以前裴绍佐或许不在意,但是不代表现在他不在意,这种新闻铺天盖地都是,白沙市还能有几个人不知道,他只唯恐别让这么场闹剧直接毁了他想要拢在身边的人儿。

    随手掐死指间的烟头,裴绍佐神色恢复冷静,“我跟你说正事,你跟叶炎韬准备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跟他,维持现状,挺好的。”宋希文眼帘微微垂了下,一丝苦笑划过唇角,两个人站在河两岸,彼此相望却只能模模糊糊看出个轮廓,终究看不清楚到底彼此应该站在什么位置更合适。

    裴绍佐看她眼,叶炎韬对宋希文,也并非没有意思,作为这两个人的亲密朋友,你要说裴绍佐完全不知情那直接不可能,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话儿是一点都没错。

    他要想从中牵线搭桥,有的是办法,但是,佐爷最近很不爽。

    先不说之前叶炎韬跟方晗双之间的半暧昧,就只说这会儿宋希文给他制造的这一系列的绯闻,裴绍佐几乎可以料定,他剩下的路都不会太平坦。

    鉴于朋友有难两肋插刀的理想,裴绍佐认为没理由他苦逼的时候看着他们欢乐。

    所以……

    男人倾身站立,他绕过办公台走到正面,手指在那沓材料上划过,“旗胜运营这几个月的时间也基本上了轨道,剩下的就是如何扎根了,美国那边的事情还需要你处理。之前你也说过想尽快回去。我准了,把手头工作交接妥当了你随时可以走。”

    宋希文猛的抬起头来,她眸光落在裴绍佐脸上,想要从中看出半点其他的情绪,却只看到他满脸的一本正经,拿手抵在额际,宋希文轻笑了下,“也好,这段时间我自己都觉得快疯掉了。”

    回去,同时也能屏蔽掉家族的那摊子烂事儿,宋希文自然是愿意的,只是,女人有时候当真是非常矛盾,见着面时恨到极致,见不到面时又总会胡思乱想。

    或许,哪天叶炎韬真心带着个女人给她介绍是他女朋友的时候,宋希文也就能彻底死心了。

    从银行出来,方晗双先给舅舅去了个电话告知已经将钱转了过去,收了线方晗双静静站在候车厅等公交,边上有人在翻报纸,两个人的照片无论何时看到都觉得乍眼。

    悄悄挪开视线,方晗双眉眼间一片宁静,她之前在银行等待的时候早就已经看到,其实已经说不上要怎么反应,满脑子的空白,有种原来如此的感觉,仿佛一切都顺理成章,只是她出现了问题而已。

    公车来的时候,手机恰好响起来,方晗双顺着人流上了车,她靠窗坐下,手机屏幕显示是方明凯的电话。

    “晗双,你在哪里?”

    手机那端,方明凯的声音很低很稳,莫名让方晗双心底酸涩,她按按鼻尖稳住情绪,用一种相对轻松的语调回复,“我在坐公车,刚刚把存款打给舅舅,舅妈已经办好住院手续了。”

    她眉眼间微微弯出个笑意,方晗双始终觉得,哪怕是通过电话,自己的情绪都会在不觉间传递过去,而她不想让别人为她担心。

    “你身上还有钱吗?紧张吗?”

    “我没事儿,就只是把存下的工资给了舅舅,日常生活没问题。”终究掩盖了借钱的事情,方晗双其实打从心眼里害怕,生恐因为钱的问题,让哥哥再一次承受不必要的苦痛。

    人最美好的时候能有几年,方晗双或许不懂方明凯的选择,但是她不想哥哥再一个四年从监狱中渡过。

    方明凯沉默半天,有些话从他嘴里问出来终究是几分尴尬,可是长兄如父,晗双太善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自己去争取,或许是生活环境的原因,太习惯了为别人考虑,却总是会忽视她自己。

    她能轻易的感受别人的疼痛,却总是忘记自己也会流血。

    沉默半响,方明凯还是问了句,“晗双,那天,接电话的那个是谁?”

    “……”方晗双头疼的捏捏眉心,她吸了口气,缓缓的笑,“哦,你说那个啊,我同事啦,我刚好出去把手机放到桌子上了,他跟你开玩笑的。”

    男人稳重的呼吸从话筒里传递过来,方晗双莫名觉得紧张,那边半响无语,片刻后才听到方明凯的声音,“晗双,你说没说谎别人听不出来,哥不会听不出来。”

    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下,方晗双眸光掠过车窗看出去,她唇线抿得很紧,她不会说谎,每次说谎的时候自己先紧张个半死,别人轻易就听得出来,可是她不知道应该怎样跟哥哥解释。

    一场荒唐,可是,真的不用担心她。

    “我今天晚上有时间过去看看你。”

    “不用。”倏然出声,方晗双果断拒绝,半响后才发现自己过于激动,平复了下心情,方晗双捏着手机轻声对方明凯说,“哥哥,我没事,真的。你不用担心。”

    “我能不担心吗?你是女孩子!”方明凯蹙眉,声音难得的严厉。

    方晗双轻抿唇畔,她抓着包下了车,手机贴在耳朵上,隔着一条电话线,她知道哥哥在关心她,可是,有些事不是他插手就能解决的,她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好。

    “哥,我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

    她的声音坚定,坚持,方明凯轻叹了口气,晗双唯一一次跟他这样讲话,是四年前,她看着他把裴绍佐打人的照片寄出去,她没有阻止,可却是头一次用那样疏离的口吻跟他说话,“哥哥,如果他真的出事,我不会……”

    她话没说完,可方明凯知道,她想说,如果裴绍佐出事,她不会包庇任何人。但是,她不知道,倘若裴绍佐真的出事,她也没有任何办法去回旋,甚至,有可能他们两兄妹都不会落得好的下场。

    这条路,一路黑,他一脚踏进来,就再也走不出去了。唯一的,就是让晗双可以不必掺杂到这染缸里来。

    “我知道了。”方明凯应诺,她的世界,他不能也不该伸手,“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收了线,方晗双站在药店门口,她眯着眼看药店的名字,那一段新闻,最起码让她知道要保护自己,买了事后避孕药,她嚼碎了咽下去,满嘴的苦涩。

    掌心盖在自己的眼睛上,那些旖旎缠绵还深刻在骨髓上,她真的怀疑自己以后还能不能接受别的男人的碰触,可终究裴绍佐不属于她,眼底的疼痛被深深压住,方晗双想,是不是她上辈子欠了他的,所以注定了这辈子要用一整颗心来赔。

    宋希文做事风格从来都干脆利落,既然决定了要走,那么交接的工作立马就开始进行,她不喜欢拖泥带水的,她列了提纲去复印间打印出来,刚回到秘书室就看一众人凑一块儿讨论的热闹,看她一进来唰的都各归各位。

    眼皮子挑了挑,宋希文随便抓过个人来,“说什么那么热闹,看到我逃的倒是够快的。有什么我不能听的吗?”

    “哎呀,不是啦,只是总不能当着你的面儿八卦你的事情吧!”

    大家大都年龄相仿,看宋希文脸色还算和缓,其中一人就大着胆子说话。

    “八我什么事儿啊?怀孕的事儿?”宋希文眼角微勾,这事儿还当真是肆无忌惮的宣传,她真是服气这帮报社记者的功力了。

    “那倒不是,哪个热恋中的男女没出这种事儿啊,”挠了下头,现在的这帮女孩子对这种事儿都看得极开,“不过我们之前真没看出你跟裴总是一对儿,还以为你对叶总有点儿那什么,而且刚才叶总进了裴总办公室,好像……有点儿不愉快。”

    宋希文放下手中的文件,默了把,感情这帮姑娘都在八卦三角恋情呢,可惜,她不是炙手可热的女主角,挥挥手,“散了吧,八卦等着休息时间继续,现在请务必努力工作。”

    叶炎韬拿着那沓子报纸扔到桌上,摊开来一一点着问裴绍佐,“这消息可够劲爆的,怎么你们俩可够保密的啊,连本少都给蒙在鼓里呢!”

    裴绍佐利落的从电子盘上成功交易了笔,他收回视线扫了眼叶炎韬,这男人一副调侃的语气,若不是熟悉当真看不到半点落寞,裴绍佐不动声色收回视线,懒洋洋的回,“怎么?有意见?”

    他一句话将叶炎韬噎回去,直起身来叶炎韬哼了声,“意见倒是没有,不过你脖子上被抓的那指痕就拜托你好歹遮一下。”

    单手压在脖子上,裴绍佐眼底倾斜一抹子斐然春色,他眼尾勾了下,眉目间浅漾,昨晚上她疼他也疼,只好任着她发泄般的挠得他满身的指痕。

    对男人而言,那些红烈烈的指痕都代表着战争激烈战绩卓绝,那代表他的女人被折腾的足够疯狂,而裴绍佐满心享受她的那种疯狂。

    抽回手来,裴绍佐满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叶炎韬被他这一眼看的浑身发毛,梗着头解释,“这老婆怀孕的时候男人最不能乱搞。”

    裴绍佐站起身来合了电脑,他走到一边将摊在桌上的报纸随手收了扔垃圾桶里,“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没说服力。”

    “……”叶炎韬默了默,他知道自己说这话当真是没什么说服力,再说了就裴绍佐和宋希文这事儿也容不得他说半句话,朋友吗,除了提个醒儿之外,别的真的没法说。

    可他这心里烦躁的厉害,虽然自己也素行不良,只一想到宋希文,叶炎韬这脑子就跟浆糊了一样,丝毫没考虑裴绍佐这厮跟平日里巨大的反常。

    自嘲的笑了笑,叶炎韬转了转脑子准备岔开话题,“怎么,昨晚这可真够激烈的,那妞儿味道不错吧,改天让我也尝尝。”

    想了想,宋希文还是准备进去看眼,她掌心刚贴在办公室的门板上就听到砰的一声,门板都跟着震了两下。

    接着就是叶炎韬低咒的声音,“你他妈发什么疯?操,本少这张脸都让你给毁了。”

    裴绍佐甩了甩手腕子,男人阒黑犀利的眸光里一片冷凝,他眼皮子抬都不抬一下,只从鼻间溢出声轻哼,“小爷没把你命根子毁了都算对得起你了,你要再满嘴里跑火车信不信小爷直接把你给废了!”

    “我满嘴跑什么火车了?”叶炎韬拿手抵在脸侧,丫下手忒狠,还是在他毫无防备之际,他不过是转个话题轻松小,谁知道这孙子突然给了他一拳。

    丫就算转话题也请转个靠谱的。

    裴绍佐没搭理他,看看时间,他直接往门外走去,“你丫就欠抽的货!”

    “有种你再说遍!”

    拉开门的瞬间,宋希文正好站在外面,叶炎韬那话就直冲冲的闯进宋希文的耳朵里。

    她尴尬笑笑,有种偷听被逮住的错觉,“你们这乒乒乓乓的搞什么?”

    手掌在宋希文肩头轻轻拍了下,裴绍佐突然温柔无比,“我有事情先出去趟,你回去注意点,晚上就不用等我。”

    “……”这什么跟什么?

    宋希文以眼神询问,脑子没病吧?

    裴绍佐只勾着个荡漾无比的笑,然后离开。

    叶炎韬蹙眉看着两人之间的亲昵互动,他手指按按自己嘴角,嘶嘶的疼,男人走至宋希文身边,看她脚上踩的十公分的高跟鞋,轻描淡写的一句,“既然有了,高跟鞋还是别穿了。”

    “……”

    人都走没影了,宋希文才恍然回神,她撇开眼去,突然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他,这算是关心她吗?!真是好笑,她就算是怀孕穿高跟鞋跟他有什么关系。

    嘭嘭嘭——

    宿舍的门被敲的狠了,方晗双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谁啊?”

    嘭嘭嘭——

    “等等。”

    放下手里的东西,方晗双拿手背抹了抹满脸的泪水就往外走,她的朋友本就不多,知道她住的地方的更是少,正是晚上吃饭的点儿,估计能找她的也就孟茜了。

    “你怎么过来也不打个电话?”

    方晗双一边抱怨着一边去开门,男人笔挺的商务衬衫率先闯进眼睛,方晗双愣了下抬起脸来就看着裴绍佐那张镌刻深邃的脸庞,手似乎早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啪的就要关闭。

    “靠,你躲什么呀?小爷这胳膊差点儿让你废了!”裴绍佐手臂一伸,早方晗双一步卡住了门板,就要跻身进来。

    方晗双面色微沉,她固执的把着门板,“你来做什么?”

    “没事儿就不能来了?”裴绍佐用力掰开点儿空间,一只脚强硬迈进门槛。

    方晗双恼怒,她拿脚狠命踩了他几下,几分焦急,“你有什么事情打电话不行吗?”

    “嘶——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狠!”光洁的皮鞋上被女人的拖鞋踩了几个印儿,裴绍佐纹丝不动的站那里,任是风吹雨打就是不松手,“小爷电话打了一个多小时了,你手机通过吗?”

    方晗双蹙眉,她回来后没注意过手机,老旧的手机电池蓄电能力太差,许是已经关机。但是,他找她会是什么事情?

    从心底里不想这个时间见到他,那会让她想到

    这宿舍区里大都旗胜租赁的宿舍,两个人的争执势必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若是别人也就算了,偏偏他还是旗胜的头儿,方晗双是一百个不愿意跟这男人再传出什么疯言疯语。

    她抬起脸看他,咬着唇沉默了半响,她略略妥协,“我明天去公司上班,要有事情你明天找我好不好?”

    “开门。”男人明显不同意,他视线落在她红彤彤的眼眸上,倏然没了半点耐心沉声命令,手里也用了力气,方晗双抵不过,眼睁睁看他登门入室。

    啪的一声,宿舍门在他身后合死。

    方晗双瞪起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你,你怎么跟土匪似的。”

    手臂倏然伸出攫住她的下颌,没料到他突然的动作,方晗双倒退步,身子直接抵在门板上,“疯了你?干什么?”

    “哭了?”

    “哭什么?没哭,裴绍佐你放开我,再不放我喊人了啊!”方晗双双手去扒拉他的手臂,脸上被气得通红,两个人靠的极近,那些不该有的旖旎镜头不受控制的泛滥。

    裴绍佐松开手,他手臂撑在她耳侧将她困在自己和门板之间,他视线微垂,方晗双穿了身简单的棉质睡衣,长款的背心款式,灰色的睡衣前面有张娃娃的笑脸,一双修长的美腿裸露在外面,若说是极致诱惑,当真算不上,可裴绍佐却发现自己可耻的居然又硬了。

    男人声音暗哑低沉,他俯下头去认真看进她眼里,“没哭眼睛怎么红了?”

    “我切洋葱!”

    “……”男人梗了下,心里的紧张抽去一分,是他会意错了以为是那件没什么依据的八卦事件导致,裴绍佐失笑,拿手捏她的鼻子,“没情调的家伙!”

    拍开他的手,方晗双挪步退开他的怀抱,这种不自觉的亲昵,真的不适宜他们之间,有些烦躁的抓抓头发,方晗双垂下眼来,她其实很想若无其事的跟他说话,可是嗓子口总也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连说话都紧绷到不行。

    他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身姿挺拔,俊逸的面孔,一抬眼就能看到,可方晗双却从没有一刻觉得他们的距离缩短过,就算是现在,他依然离她遥远无比。

    轻叹口气,裴绍佐的霸道执拗她不是不知道,这样吵下去当真没有半点意思,或许这也是个机会,一次解释清楚了也好。

    裴绍佐在她宿舍里转了圈,厨房的案板上果然放着被切开的洋葱,辛辣的刺激着泪腺,知道她没说谎,可裴绍佐心底竟然有些烦躁,他一下午打她手机联系不上,后来干脆匆匆过来,其实无非就是想要跟她解释下。

    可看到她完全没什么异样,裴绍佐突然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方晗双看他在屋子里转着看,她也没有阻止,手指小心的揉了下眼睛,挂掉方明凯的电话之后她心里各种思绪反复,人总会有自己的情爱,自己的放不下,可她却不想因为自己的执念伤害到任何人。

    心里荒芜的厉害,却是连一滴眼泪都掉不出来,她固执的用着难以忍受的方式逼着自己流泪,想知道是不是彻底释放之后就能彻底放手,洋葱的辛辣刺激得她几乎睁不开眼睛,眼泪却哗哗的掉,无声无息的流淌。

    她曾经暗暗的想,或许总有那么千万分之一的机会让她能够碰触到他的心,可他就像是洋葱,她一层一层剥开,每时每刻都在流泪,到最后才发现,他是没有心的。

    或者,也可以说,他是有心的,只是恰好不在她这里。

    没有什么对错,只是刚好,她爱他,而他不爱她。

    给他倒了杯水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五六平方的小客厅,连张沙发都没有放过去,只有个浅绿色的塑料椅子放在一边,裴绍佐站在原地没有坐的意思,他几步跨过去就往卧室走。

    一张厚海绵垫当成床,一个简易的衣架,另一个角落里放着几个置物箱,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布置,裴绍佐视线落在门边一侧的盆子里,女人换洗的内衣裤扔在里面。

    他眉梢轻挑,眼睛倏然扫到后,一种不明暧昧在心涧生起,他视线深沉的落在盆子里的衣物上,点点血渍,男人眉间倏然又缩了几分,他沉默半响,才暗哑开口,“你那里,伤了?!”

    方晗双头皮都麻了,她劈手从他身侧抓过盆子,头一次怨恨自己偷懒,她从昨天到现在一直都恍恍惚惚除了喂饱自己的肚子外,什么都懒得干。

    昨天换下来的内衣裤,她没落红,回家的时候才发现内裤上一点点的红色。

    可这会儿被他大喇喇的问出来,方晗双满脸燥的通红,她一言不发的收起来,手指在眉间轻敲,不知道中国人的含蓄都丢哪儿去了,就算是小时候在美国长大,好歹也是黄皮肤的中国人,祖宗文化根深蒂固。

    “喂,问你话呢?”裴绍佐蹙眉,手掌伸出抓住方晗双的胳膊,“伤着了?去医院看了吗?”

    裴绍佐不依不饶,想着初尝情。欲的癫狂,他几乎失去控制的一次次要她,却忘了女人在这方面终究脆弱。

    “……”

    方晗双看着他头上三条黑线囧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按按眉梢深深吸了口气逼着自己冷静,“你不用担心,我知道你的意思,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垂下眼,方晗双拿过自己放在一侧的包,从里面扒拉个瓶子来让他看,“我吃药了。”

    意思是,完全不用害怕她纠缠他,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

    视线里陡然闯进这药品的名字,裴绍佐只觉得满脸怒气,他哼了声,“这事儿你倒是办的利落,谁教你的?”

    还用谁?他教的呗,让她不用再痴心妄想。

    “我看到报纸了,”弯着眉笑笑,方晗双突然又觉得自己的心脏开始抽搐的疼痛,裴绍佐现在的状况甚至都不允许她去为自己争取,第三者这三个字就像是大石一样压在头顶。

    无论多么冠冕堂皇的爱恋,她的所作所为都早已经超越了原本应有的轨迹。

    方晗双左手扣在自己右手手腕上,她眸光微微垂下,声音有些艰涩,“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你完全不用顾虑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用他的支票,换取她的一夜荒唐,方晗双只觉得裸露在外的皮肤起了层层鸡皮疙瘩,僵硬的厉害,她把自己的自尊放在了最低,不怨不恨,只想着一切都回归原始。

    她的反应完全在他预料之内,可裴绍佐看着她微垂着眼帘微微笑的样子,心底却好似被人挖了一块去,不是浓墨重彩的疼,细细切割一样的丝丝麻痛。

    他站在她的身前,男人身上气息点点传递到她的鼻息间,方晗双抑制着自己眼底的酸涩,狠心的在自己心脏上一刀一刀的划过去,凌迟一般慢条斯理的划过去,只想着让他们就此彻底切断那些纠缠不清。

    裴绍佐手臂落在她腰上,只略微用力就将方晗双整个人带到怀里,他手指挑起她下颌,男人潭底的光芒冷静而严肃,他固执的扣着她的身体丝毫不介意她的挣扎。

    “宋希文爱的人是叶炎韬。”

    瞳孔倏然睁大,方晗双瞪着他,“可是,可是,她怀孕了,和你……”

    蹙眉,“孩子不是我的。”

    时间仿佛静止一样,方晗双看向裴绍佐的眼睛倏然涌上些感同身受的哀伤,她不再固执的想要脱离他的怀抱,搭在他胳膊上的手指微微用力,仿佛要借此给他些许力量,裴问晴,宋希文。

    突然之间,她心底酸涩难忍,只为了这个男人在情感历程上所经受的这些挫折,她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他,半响才呐呐说,“总会遇到更好的。”

    “……”

    无语,望天,这姑娘脑子怎么长的?小爷有那么挫吗?!

    扣在她腰际的掌心收了收,夏季的炎热因为两个人的贴近更热了一分,方晗双脸色晕红,她觉得不自在,可又觉得在他心伤的时候推开真的不忍心……也不舍得……

    老天,原谅她吧,哪怕到现在,她还是无耻的想要更靠近他一分,哪怕仅仅只能缓解他短暂的难过。

    “得了,别瞎想,宋希文就朋友没别的关系。”裴绍佐抬手盖在她脑袋上,揉乱她一头短发,“我还不至于挫到总是被女人甩。”

    “哦。”

    方晗双惊醒,因为自己的会错意,她耳根子红的厉害,拿手挠了下耳垂,方晗双想要退开却被裴绍佐死死扣住,“别动,我话还没说完。”

    “……你放开我也可以说话。”

    “小爷怕你听不清楚。”

    “……”她又没耳聋。

    方晗双瘪嘴,晶亮的眸光看着他等待他想要跟她说的话,裴绍佐看着那双眼睛,清澈的不含任何杂质,她的眼睛里印出他的影子,乌黑的眼珠把他清晰的装进眼睛里,心里。

    他喉间轻滚,那种想要护她一生的冲动那么强烈,强烈到他几乎看不得她受半点委屈,哪怕是来自他的委屈也不行,裴绍佐知道,他会用一生去呵护她,呵护爱他的人,爱他的心。

    压在她背后的手倏然收紧,方晗双整个儿被他抱住,他的唇贴在她的耳际,她能听到咚咚咚激烈的心跳声,震得她的耳朵嗡嗡的响,从未想过,有一天,她被他这样温柔的抱住;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如此郑重向她承诺。

    他说,晗双,我们在一起吧,我会好好认识方晗双。

    他没有说爱,他说他要好好的认识下方晗双。

    那一刻,方晗双却觉得心脏几乎停止跳动,不为别的,只因为他在用他的方式,想要靠近她。

    他或许从不知道,他对方晗双的意义,爱一个人爱的毫无理由,爱的小心翼翼,自己守着那份心思胆战心惊,生恐一个不注意就被发现。

    可是,她是真的爱他,深入骨髓,没有道理的深爱。

    所以,只要他愿意给她走进他心的机会,她真的愿意用一生去努力。

    ------题外话------

    文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思来想去,觉得这样的结尾可以无限延伸,是个比较好的句点。

    甜蜜的爱恋生活我会在新文填坑时一块更新,如果还想看就等7月7日见证温馨。不看也不会影响故事的完整。

    我是个无良作者,无数读者痛哭流涕要养文,实在坑不起……哈哈,但是我要说真心感谢你们,无论是正文还是番外,是因为你们的支持而精彩。

    另外,在此还是不要脸的推下新文《豪门地下情,女人别叫》

    新文依旧需要各位的支持,请移驾收藏,四四感激不尽。

    新文简介:

    她和他人前陌生,人后缠绵。以性开始的关系带着报复的快感。

    他们之间的开始无关爱情。

    男人手掌压在女人腰部,声音魔魅低沉,“安安,你的身体就是为我而生。”

    *

    7月7日我们相约豪门地下情……不见不散……

    021 大结局(下)  欢迎访问龙腾小说网请记住收藏!我们的网址www.ltxs7.com 网站手机版阅读!直接访问网址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