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甜蜜爱恋(番外一)

    他说,晗双,我们在一起吧。龙腾小说网www.ltxs7.com

    方晗双咬着吸管,每次想起他这句话,心脏的地方还是麻酥酥的。

    几分不可置信,几分惶恐不安,还有几分终于盼到的甜蜜。

    “晗双,晗双,方晗双!”

    孟茜瞪着双眼睛大声吼了两声都不见对面的女人有反应,她伸出手去啪一掌拍她手上。

    手上吃痛,方晗双倏然回神,看孟茜一脸控诉的看着她,眼睛里一片茫然,“小茜,怎么了?”

    “还说怎么了?我问你,我刚刚跟你说的话你听进去了吗?”

    “……”没有,一个字都没有。

    “你想什么呢,想得那么入迷?亏了说今儿陪我散心的!”

    “呃…”脸上红了下,方晗双赶紧收拾了下情绪,“我保证不再走神,你说吧!”

    孟茜瞪过去一眼,“算了,反正我也发泄完了,总之,男人都不可信。

    不可信?

    轻抿了下唇畔,方晗双微微弯起眼眸笑,”又吵架了?“

    孟茜学校里谈了个男友,只是两人因为地域问题一直都没真正定下来。

    ”反正我是明白了,甜言蜜语的别当真,大家都年轻,好聚好散!“

    ”……“

    ”晗双,我知道他家里给他介绍了别的女孩子!我也不缺人追的,可我就是心里不痛快!他怎么能说分就分呢!“

    抬手抹了把眼泪,孟茜愤恨的说。

    ”错过了是他的损失,你别太难过了。“方晗双手忙脚乱的拿手纸递给孟茜,她最看不得女孩子哭,也不太懂得如何安慰人。

    ”晗双,你没谈过恋爱,你不知道我这心里针刺一样!“想要拿得起放得下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

    没谈过恋爱?

    方晗双心底酸酸的,她咬牙吞咽了下口水,是,她真的没有恋爱经验,她只知道爱一个人真的好辛苦。

    她想给他最好,看他开心,却又那么明白能够让他开心的不是自己,可是那种哪怕远远看一眼都暗自欣喜的卑微,估计没人比她更清楚!

    不知道怎么安慰,方晗双只能默不作声的陪着她,

    进门的风铃响了下,清脆的声音,好听极了,每次有客人进来都会碰触到风铃发出这样的声音,方晗双无意间的抬头望过去,就见着两道熟悉的身影。

    ”咦,佐少和宋希文。“

    匆匆收回视线,方晗双含含糊糊嗯了一声,低头咬着吸管喝饮料,心脏的地方失控一样怦怦跳的厉害,每次想到他,见到他,这心脏就好像得病了一样。

    方晗双不知道自己这病什么时候可以痊愈,但是又暗自庆幸,并不是有那么多人喜欢了就能有机会一起相处,两个人的缘分其实真的很奇妙。

    十几亿分之一的概率,就偏巧落在了她的身上。

    ”这两人应该是真好了吧!“孟茜吸了口饮料,翘首看向另一侧的座位处,下午茶的时间,这里的人并不算太多,稀稀落落的几对人坐着。

    方晗双不语,裴绍佐说宋希文只是朋友,她信。

    因为知道他没有理由对她说谎。

    要知道,如果你能让一个男人费尽心思去欺骗你,那么你对他而言,也定然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她属于那种特别没有节操的人,哪怕裴绍佐当真骗她,她现在也甘之如饴。

    ”我听说宋希文要回美国了。“

    ”你怎么知道?“

    ”上次听我们领导提起来的,说是宋希文在做工作交接,但是也只是猜测,毕竟上面没发话呢,也指不定有别的安排。不过,郎才女貌啊,真的是羡慕死人了,什么时候我也找个带的出门的老公啊。“

    ”会的,缘分到了肯定就会找到了。“

    方晗双视线跟着望向裴绍佐的地方,男人俊朗的五官被光线的明暗勾勒的愈发立体,她嘴角微微勾起个笑,这样貌当真是出色到极致。

    ”别提了,我妈最近还总是张罗着让我去相亲,我都烦躁死了,我这还情伤中呢,相什么亲啊!“孟茜拿出手机,”喏,这是发给我的照片,你看看,这一个个长的,能看吗!“

    随手划拉着,数十张照片存手机上,方晗双咋舌,”你妈这也废了不少心思了,一下子找这么多人。“

    ”说是让我看哪个顺眼见哪个,关键是我一个顺眼的都没有。“孟茜叹口气收回手机,突然眼睛一亮,”哎,晗双,你看这个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这个人啊,这个,听说是在政府干呢,工作满稳定的。人长的也不错,虽说算不得帅但是看着很本分。“孟茜站起身来走到方晗双身边坐下,拿着手机凑过去,”要不你去见见吧!“

    ”干嘛我要去见?“

    ”你不是没男朋友吗?这都二十四了你再不交男朋友小心被剩下。“

    男人视线隔着几块隔断望过来,方晗双有些窘迫的捂住孟茜的嘴,”你小声点,是不是生恐别人不知道我单身呢。“

    ”哦,那你要不要去见见?我给我妈说声,定个时间。“

    眼瞅着孟茜要打电话,方晗双连忙阻止,”你别啊,我对这种没兴趣,以后再说吧。你要不要再来杯饮料?“

    ”啊,我喝饱了,要不我们走吧。“

    匆忙转移话题,方晗双对孟茜的热情有些招架不住,听她提出要走,方晗双赶紧的应着,”好,那我去结账。“

    ”那边那位客人已经帮您结账了。“服务生拿过标牌指了下对面。

    方晗双一愣,她扭过头去,恰好见到裴绍佐抬起头来,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他做了个手势,便转过头去跟宋希文讲话。

    ”咦,请我们喝下午茶,还有这种好事儿。“孟茜嘻嘻笑着,扬了声说,”裴总,谢谢。“

    听到声音,宋希文扭过头来,就见着方晗双推着孟茜往外走,她收回视线看向裴绍佐,嘴角含着若有似无的揶揄,”就她了?“

    ”管好你自己得了。“男人不冷不淡的一句话,对于宋希文的探问压根不准备说。

    ”切,我以为你一时半会儿走不出裴问晴给你设的情伤,怎么,这么快就移情别恋啊!还是说,拿人家姑娘弥补下感情空窗期啊!“宋希文拿着勺子搅了下面前的咖啡,这女人一张嘴从来不留情。

    裴绍佐也不稀得啰啰她,男人眸子轻眯了下看向宋希文,”有这功夫操心我倒不如多费点儿心思花自己身上,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啧,这么迫不及待赶我走了?“宋希文嗤笑,她眼睑微微垂了下,视线从窗口望出去落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一切匆匆,就好比她。

    ”交接完了,我想后天就走,给我放个年假吧,我想出去散散心。“

    ”好。“

    一个字落下后,男人倾身站起往外走,宋希文身体懒懒的往后压去,她挑着眉看向裴绍佐,”一直想不透,这可真不是你会喜欢的类型!“

    踏出去的脚步顿住,裴绍佐微微侧了下身,他眉目间扬了抹轻笑,”你想不透的事儿多了!“

    *

    跟孟茜分手后,方晗双就近选了家超市,她买了些食材直接打车去了裴绍佐的公寓,他的房间很干净,偶尔会有些小凌乱,方晗双将买来的东西塞满了整个冰箱。

    她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帮他把房间整理了遍。

    尽管来过多次,这里除了冰箱里留着她的痕迹,别的地方几乎看不到她存在过的迹象。

    因为裴绍佐不曾提过,她也不曾想过要有添置,人要知足,不能贪恋太多,在一段感情里,率先爱上的那个人貌似就总是处在弱势,可哪怕是这样,她也没什么怨言,能够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那种小小的幸福和满足感,别人无法体会。

    方晗双不知道自己在这一段由他主导的感情里,究竟可以走多久,但是她知道只要他愿意她陪着,她就会一直陪下去。

    将他的衣服熨烫好挂进橱柜里,方晗双嗅着上面洗衣液的味道,心底有浅浅的幸福感,她要的很简单,就是希望她爱的人也能爱她。

    或者说,哪怕他还不足够爱,能够让她一直陪着他也好,她会努力付出两倍的爱,只要自己不去贪求,一切都可以很好。

    前几天方晗双已经申请调到了客服部,因为客服部的工作天天要靠在现场,这样哪怕是在同一家公司见面的机会也少了,反而多了些想念的空间,方晗双也不觉得不妥,生活其实没有太大的改变,她还是住在公司的宿舍里。

    现在又恰逢公司起步的阶段,裴绍佐自然是各种忙碌,两个人能够碰面的机会实在是很少,方晗双觉得这样的距离也算是刚刚好,她其实很害怕离得太近了,渴求的会愈多。

    唯一的,就是他给了她公寓的钥匙,随时可以过来。

    拾掇好一切后,方晗双看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她拿起手机发个短信过去,”今晚加班吗?在外面吃还是我给你做好了放到冰箱里?“

    短信刚一发送出去,晗双还不及放下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匆忙按下接听键,男人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出来,”我一会儿回去,你做饭吧,这几天在外面吃饭腻死了。“

    裴绍佐身子压进旋转座椅里,他手臂抻直了放松了下,随手将笔记本关死,男人的声音带着股子慵懒和疲惫。

    ”那你想吃什么?“

    方晗双捏着手机站在冰箱前,她眉眼含笑,手指翻着她方才放进去的食材。

    ”随便,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你什么时候这么好打发了?“方晗双失笑,她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随手将选定的食材拿到洗菜盆里,”那我就随便做了,就算不喜欢也要全部吃光!“

    裴绍佐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声音,他嘴角轻轻上扬,眼睛里仿佛能看到她微微皱起鼻子轻叱的模样。

    挂掉电话,裴绍佐静静坐了会儿,宋希文问他,方晗双不是他喜欢的类型。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在用她填补他这段时间的感情空白。

    甚至,他自己也会怀疑。

    但是,跟方晗双在一起,那种宁静轻松,是他从不曾在任何人那里获得过的。

    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裴绍佐眼眸轻轻迷了下,他嘴角勾起个邪肆狂妄的笑,谁又能知道他真正喜欢的也许就是这个类型呢!

    听到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时,方晗双刚刚盛好一盘青菜,她扭头看向站在客厅玄关处的男人,”还有一个粥,你先去洗下,马上就好了。“

    小跑步将盘子端到餐桌上,方晗双重新折回厨房,裴绍佐换好鞋子走到餐厅,餐桌上的菜品都是清淡的,虽然简单但是养胃。男人眉梢轻挑了下,他老妈的手艺那简直就是人神共愤到极致,所以为了不荼毒大家,家里向来都是保姆在做饭。

    他放下手里的东西,伸手将衬衣的领口扯开,几步走到厨房门口,”做什么粥?“

    ”小米粥,不是说最近吃的太腻了吗?这个养胃。“方晗双拿着勺子搅拌下,她回过头来看斜倚着门框站在一边的男人,他简单一件白色衬衣,西装裤子,袖口的地方被随意的卷了几下,领口的扣子解开两粒,露出男人一段麦色锁骨。

    方晗双猛的扭回头去,有点恨自己不争气,怎么就这么轻易地就败给男色呢!脸上有些微的发烫,她胡乱舀了勺粥就要往嘴里放,装作品粥的模样,手臂刚一抬起来就被人抓住,属于男人特有的气息从身后传来。

    ”这么放嘴里,你是想红烧猪舌头?“

    嘶——

    这人——

    方晗双一面脸红一面不甘示弱,她瞪起双眼睛,”你才猪舌头!“

    男人低笑,声线带着股子特有的性感,晗双只觉得脸上火热火热的烫人,连着耳根子都发热,面对这个男人好像永远都学不会淡定如常。

    裴绍佐站在她身后,低头就能看到她红透的耳朵,心底莫名的就觉得柔软,他手掌搭在晗双肩膀上将她身体扳正了面向她,手指轻捏住她的耳垂,声音满含促狭的笑意,”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脸皮子可够薄的!“

    ”谁跟你一样脸皮厚的跟城墙似的啊。“轻皱了皱鼻子,方晗双轻笑,眼眸弯起的样子带着股子清丽,她手掌轻推了下裴绍佐的手臂,”粥应该是好了,你先去洗下。“

    男人伸手将灶台关闭,低低的叹息从唇间溢出,”我现在,更想吃点别的。“

    ”别的?什……“

    男人一张俊颜在眼前放大,方晗双愣愣看着他唇畔贴过来,哪怕再亲密的事情都已经做过,这样的接吻依然还是会让她心脏负荷加重,激烈的跳动仿似擂鼓,他的舌尖一点点挑开她的唇畔,亲昵。甜蜜。渗透进属于裴绍佐的气息和味道。

    手指紧紧扣在他的胳膊上,他的吻就跟他的人一样霸道,不给她半点适应的空间,掠夺一样将她可以吸附的空气全部赶走,逼得她只能依附在他身上。

    ”唔——“轻轻的低吟从唇齿间溢出,察觉到男人愈发仿似的手掌在身上游走,方晗双用力推了下男人胸膛,”别闹,你……唔……“

    声音再度被掠夺,他的霸道,他的狂妄,他的所有的一切,不论何时,她的推拒都像是毛毛雨,身体在他的撩拨下逐渐瘫软,她整个人水一样瘫在他的身上,衣衫被推知腋下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连着喘息都仿似被切断了一样。

    ”别,“微微闭了下眼睛,方晗双虚软的哀求,”别,那个,我……“怕。

    心底有种说不明的害怕,或许是她矫情,可是确实有些害怕,她害怕自己沉沦在这样的亲昵里,倘若哪一天他要腻了,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

    身体在他怀抱中轻轻挣扎,却引来男人一声重重的喘息,裴绍佐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警告,”别动来动去,小爷经不起磨!“

    唇齿狠狠厮磨着她的肌肤,裴绍佐眼底一片暗沉,他克制自己的动作,手臂环住她不再过分征求,遇上她这种失控,在裴绍佐的记忆中实在少有,可每次一接触就好比按下了开关,身体仿佛会有自己的意识,就好比到了温度沸腾的水,可方才一瞬间,他分明从她眼底看到胆怯和那种不知名的恐惧。

    他的唇压在她的肩膀上,身体硬的厉害,每一个细胞都在想要把她揉碎了。心底忍不住的想笑,什么时候他也能为了个女人这么委屈自己了。

    身体听话的不再动作,方晗双僵硬的呆在他的怀抱里,抬起头能看到男人额头上轻轻溢出的汗水,那双眼睛因为浓重的欲色一眼看过去竟让人无比害臊。

    她匆匆挪开视线,能感受到他隐忍间的不易。牙齿轻轻咬住唇畔,方晗双微微闭了下眼睛,将所有的羞涩掩埋,她手臂环住男人健硕的肩膀,微抬起下颌,唇畔轻轻印在他的唇角。

    这个动作,好比在一堆热油上扔了把火,呼的一下焚烧了所有的理智,男人的手掌扣在她的腰肢上,用一种狂热的力度狠狠嵌入自己的身体里。

    方晗双轻呼一声,肌肤相亲的极致,她觉得自己就要晕过去了,每一份喘息都变得小心翼翼,脸颊上热烫的吓人,心脏几乎就要跳出来了,她手指用力扣在他的肩膀上,声音低低的请求,”裴绍佐,别在这……唔……你,你别动。“

    后面的话几乎带上泣音,方晗双垂着头,一双眸子泛了红,身体敏感到不行。

    男人的喘息也带着几分粗重,裴绍佐手臂穿过她的腋下将她抱住,眼底的促狭泛滥,”不让我在这里,又不让我动,那你是要我怎么办?“

    轻阖上眼帘,方晗双支吾着,”你,先出去。“

    ”你确定?“

    ”嗯——不!“脖颈猛的抻直了,方晗双胳膊颤抖着更用力抱紧身边的男人,吐出的声音带着股子妖娆的妩媚,性感,低哑,拉出来的音调仿佛上好的丝糖,那双黑琉璃般的眸子浅浅漾了层水光,似嗔似怒,”坏蛋!“

    坏蛋?!

    男人眼底那抹子斐色愈发的浓重,他嘴角轻勾起个弧度,几乎是恶意的折磨她,看她脸上的表情趋于崩溃,他唇畔贴着她的耳际轻问,”不喜欢我对你坏?“

    唔——

    牙齿用了力咬住男人肩胛的地方,除了喘息方晗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在这方面,她哪里是这男人的对手,只能被动的任他予取予求,连求饶都不再有作用。

    一场疯狂的*之欢,方晗双累极的躺在床上,那种亲昵过后的空虚和荒芜将她整个人缠绕,她背过身去不敢看裴绍佐的脸,哪怕现在就在他的怀抱里,这么近的距离,心还是会慌张。

    有一种患得患失。

    人都是贪心的动物,想要的会越来越多,没有得到的时候,失去了也可能就是伤心。可当你得到一部分之后再失去,她不知道到时候自己会不会痛的没有知觉。

    可哪怕这样,她还是一边怕痛一边又止不住自己的靠过来了。

    在他怀抱里翻了个身,方晗双抬起眼睛看向身侧的这个男人,他闭着双眼,那张脸无论什么时候看都是360度无死角的帅,心底忍不住的叹息,怎么就能喜欢上这样一个人呢。

    ”裴绍佐。“

    ”嗯?“

    ”如果哪一天你腻了,记得告诉我。我很笨,有时候很自作多情,自以为是……“裴绍佐猛然睁开眼睛,他手臂一撑,侧身看住她,方晗双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弄懵了,话说到一半自动消音。

    ”然后呢?是不是我只要说,方晗双,小爷爱的是别人你就准备自动消失?“裴绍佐手指挑起方晗双下颌,”喂,方晗双,你时缺胳膊了还是断腿了?“

    ”缺,缺胳膊?断腿?“深吸了口气,方晗双瞪起眼睛看他,”你眼睛有毛病吗?我好好的!“

    ”啧,好好的你发什么疯?小爷就这么不值得你哭天喊地的给抢回来?就准备逃走?“

    哭天喊地的抢回来?逃走?

    掌心砰的一下盖在额头上,方晗双此刻只觉得脑袋嗡嗡的响,她多么悲情凄切的心情全被他一句话给敲碎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方晗双拿眼睛剜向裴绍佐,”你以为你行情多么好,还需要我哭天喊地的抢?“

    ”那就好好呆着,脑袋瓜子里不知道装些什么乱七八糟,小爷是那种随便一个女人就能上的男人吗?“

    ”……“靠!

    方晗双默默扶额,背过身去,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他没说什么实质性的话,可这心情怎么就这么飞扬呢!

    裴绍佐看看身下的女人,他伸手将人揽进怀抱里,”晗双,如果我想随便凑合,那个人,绝对不会是你。“

    ……

    早上醒来的时候,方晗双伸手摸了下自己的嘴角,哪怕睡着都不肯放下来,睡着前她听到他郑重的说话,他说,她不是他随便凑合的人选。

    最起码,他是想过之后才选择他的。

    眼睛微微弯了起来,方晗双手臂撑在床铺上往后扬了扬脖子,她喜欢了这么久,都没有办法放下他。那么,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对她说不,她也要努力争取一下才行。

    不能总是被动的想要别人喜欢,她要主动的去爱,去爱这个男人,然后,让这个男人也爱上她。

    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她不具备无条件获得的魅力,可不代表她最终没人爱。

    ”你这是在回味吗?“

    哈?!

    突然窜出来的声音让方晗双猛然回神,她扭过头去就见着一身清爽的男人站在卧室边上,嘴角隐隐挂着抹笑,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方晗双一口气哽在嗓子眼里。

    ”你,你才回味!“

    裴绍佐轻笑,他举步走过来,手掌在她头上亲昵的揉了下,”去收拾,我带你出去。“

    甜蜜爱恋(番外一)  欢迎访问龙腾小说网请记住收藏!我们的网址www.ltxs7.com 网站手机版阅读!直接访问网址即可!